神都夜行錄~天書(二)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16
降妖師將會是最受歡迎的職業。

成為一名降妖師,對于葉缺來說,最合適不過。

上一世在將軍府被羞辱之后,葉缺選擇的是直接離開洛陽城,一路向南走,途中被出門歷練的青丘劍門弟子遇見,之后三十年幾乎就沒走出過青丘,只知道閉門苦修,雖說境界提升的快,可也少了入世的經歷,心境并不完美。這一次,葉缺不準備走老路,在青丘能夠學到的早已銘記于心,他也不需要師傅帶進門,正好可以在紅塵中好好歷練一番。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在游吟詩人的輕吟哼唱中,葉缺小酌了兩杯杏花酒,又吃了三塊醬牛肉,然后揮揮手喚來小二,“給我開間上房。”

當葉缺消失在一樓上二樓的扶梯上時,在牡丹樓的門口,一個不起眼的陰影里,一個青衫小廝也轉身沿著方才葉缺走過的路返回了長生橋東,最后走進了那座冷漠肅殺的將軍府。

將軍府內。

葉云海這時翹著二郎腿坐在會客廳的金絲楠木長凳上,在他的對面站著一位身穿秀絲長袍的女子,正是將軍府的二夫人,葉云海的生母瀟華婷,不遠處是跪在地上的青衫小廝。

“稟告公子,那名叫做葉缺的少年,從將軍府離開后,一直沿著永安大街向西走,方才已經在牡丹樓住下,期間并未進入過其他地方,也未跟任何人有過密切接觸。”青山小廝思路清晰的說道。

“如此看來這個人是不想輕易離開洛陽城啊。”葉云海敲了敲凳子把手說道。

“事出有異皆是妖,千不來萬不來,老頭子快要不行了,這人來,你以為會是巧合嗎?”瀟華婷淡淡的說道,“見面就拿出玉佩要認祖歸宗,沒有底氣,誰敢這么做,將軍府的大門是這么好進的嗎?”

“小海,遇事要多想想前因后果,不要意氣用事。”瀟華婷繼續說道,“如果媽媽不在了,這將軍府還要靠你撐著呢,你要學著長大,不能萬事都靠媽媽,不然以后會栽大跟頭的。”

“聽到了嗎!”瀟華婷的聲音稍稍加重了一些。

葉云海立即把腿放下來,有些不安的問道,“母親以為這個葉缺身后有人支持?”

瀟華婷冷漠的回道,“有沒有人支持,事情都要解決干凈,如果這個葉缺今晚離開了洛陽,還則罷了,如果留下,就是個隱患。”

“那,先下手為強?”葉云海試探的說道。

“這幾日神都多春雨,洛水湍急,

在岸邊行走,難免失足。”瀟華婷微微瞇眼,不急不緩的說道。

聽到這番話,葉云海的嘴角露出一絲兇狠,話不用說明,一切盡在不言中。

“對了,母親近幾日為你定了一門親事,絕劍山莊莊主的獨女林媚兒,據說長相極美武藝高強,正配小海,明日媽媽會安排你倆先見上一面。”瀟華婷像是剛想到一樣,隨口說道。

“親事?林媚兒!”葉云海驚訝的直接從凳子上蹦起來,“我都不知道這人長什么樣子,您就給定下來了?”

“我不同意,絕對不同意,自己的親事我要自己決定!”

“林媚兒的父親月前剛剛突破了先天之境。”瀟華婷冷不丁冒出一句話。

先天之境!

突破先天之后是后天,過了后天便是通靈了。

不管這林媚兒的父親是后天之境還是通靈,反正這時候葉缺已經登上牡丹樓頂開始準備修行了。

葉缺選擇的路,不是尋常的修真之路,其他人需要找到靈力密集之地,方能事半功倍,他卻不需要。他也不準備從青丘劍門的功法開始起步,因為那依然是人間的功法,既然最終的目標是修仙,根基自然要打的穩固一些。上一世在三界交匯處的一個決死秘境,葉缺無意中獲得過一塊生靈至寶,內里記載著半部天書。

據天書描述,此功法是與三界同時誕生的,修煉天書可海納百川,包容一切能量,包括人間的靈力,仙界的仙氣,妖界的妖氣,甚至是魔氣跟夜空中的茫茫星辰之力,幾乎可以做到來者不拒,全部吸納為自身所用。

天書從入門篇修煉開始,起步便是天元,這已經是葉缺見到過的最霸道的修煉功法,如果不是那時候的葉缺已經快要不朽,天書必須廢除曾經的修為,他肯定是禁不住誘惑的。

現在葉缺重回少年,一切從頭開始,天書正好合適。

坐在牡丹樓樓頂,葉缺寧心靜氣,回憶那半部天書中的記載。

“三界法門始于天。”

天書入門篇第一頁的七個大字猛然間出現在葉缺的腦海中。

現今大多數的修行功法,講究的都是逆天而行,逆水行舟,最終領悟對抗天地之法門。而天書卻是反其道而行之,自入門篇就開始為你分析整個天地的結構,講究的是先識天,知天,最后才是勝天,天書與天地同生,自然就最了解天地。

并且這天書不僅僅是煉氣,同樣兼顧萃體,沒有一個強大的肉身,如何去認識天地,接觸天地,戰勝天地?

洛陽的喧鬧依舊在繼續,而牡丹樓的樓頂卻似乎一瞬間凝固了,一股透明的波紋開始圍繞著葉缺緩慢成型,先是空氣中的靈力從四面八方涌入葉缺的體內,然后是皇城的氣運化為一條虛龍盤踞到葉缺頭頂,隨后整個夜空中的星辰猛地變亮,滿月更是散發出一抹銀色的熒光。

似乎在葉缺修煉天書那一刻開始,整個天地都開始輔佐于他。乳白色的靈力,淡黃色的皇族氣運,銀色的星辰之力全部圍繞著葉缺盤旋飛舞。夜空的星辰也開始不可思議的運動,七顆最亮的星在極短的時間便與滿月匯聚成一點,七星連珠照耀葉缺頭頂。

如此大的異象,世人卻似乎毫無所查,依舊各行其事。

這一刻,天地為葉缺開了個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