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莫欺少年窮(2)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15
葉云海一提韁繩,幾步走到葉缺身前,馬頭正對葉缺的臉,而他自己則俯視著葉缺,面目猙獰,“小子,騙人騙到將軍府,在這洛陽城也算是頭一遭了,說,誰給你這么大的膽子,讓你來冒充我的?”

兩聲厲呵,終于讓葉缺回神,慢慢的抬起頭看了看葉云海,又看了看不遠處已經亮出兵器的戰士,最后轉過頭瞅了一眼雙腿哆嗦成一團的轎夫,葉缺面色沉穩,雙眸平靜,“我叫葉缺,來自濰城,河村,葉家巷,我的母親叫唐婉茹,今日來洛陽葉氏將軍府,確實是認祖歸宗。這是母親的遺愿,不敢不從,與轎夫所說之言,也并非騙人。”

說完這些,葉缺將手伸進懷里,拿出一個玉佩,“這是母親交予我的信物,相信可以證明我的身份。”

上一世的葉缺,來到將軍府之后,并未在門前躊躇,所以未見到葉云海,直接見到的就是將軍府的二夫人,隨后便被逐出,現在以他的心境,一個小小的將軍府,早已不放在心中,可畢竟是自己母親的遺愿,該說的話還是要說,心里想著跟將軍府的夫人說還是公子說,

都是一樣的。

能不能認祖歸宗對于現在的葉缺來說,根本就不重要,修仙之路博大精深浩渺無常,哪里是人間俗世能比的了的。

“濰城,河村,唐婉茹?”葉云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色變得有些嚴肅,但嘴角卻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有譏諷的意思,也有鄙夷,“你就是當年那個被趕出府的私生子?”

葉云海用鼻子哼了一聲,高傲的昂起頭。

“一個婢女生的孽種,竟然還有臉回來認祖歸宗?”

“是誰派你來的?”

“這個時候回來,有什么目的?”

也不怪葉云海會這么想,今年春節之后葉正儒將軍就一病不起,已經在床上躺了三個月,這個時候葉缺來到洛陽,怎么想都有些湊巧,私生子也是兒子啊,誰敢保證,葉大將軍在壽終之時不會想到當年的情分?人之將死,總會有些與眾不同。碩大的家業,如果沒有葉缺,可都是葉云海的,這要是憑空被分走了一半,換誰都會急眼。

“沒什么目的,只是了卻長輩心愿。”

停頓了一下,葉缺繼續說道,“你是將軍府的公子,說話要注意分寸,辱罵我就等于辱罵你自己。”

“我比你年長,從父親這輩嚴格論起,應該稱你一聲弟弟,念在你年幼,剛才那番話,就不跟你一般見識了。”

葉缺一番話下來,看姿態神情皆是大家風范,雖說穿著簡樸,站位比騎在馬上的葉云海更是低了半個身子,但毫不露怯。

葉云海雙眼盯著葉缺,這時竟是差點笑出聲來,心想一個鄉下來的窮小子,竟然張口閉口的要做自己哥哥,端的什么心思,已經是昭然若揭。可換位想想,一個將軍宿醉后留下來的孽種,毫無根基,憑一塊破玉佩就要分自己的家產,實在是可笑。

“小子,你有什么資格不跟我一般見識?你有見識嗎?紫羅金殿去過嗎?四市八坊的門朝哪兒開?一都九城十六州知道叫什么嗎?大炎有多少個部落?青丘有幾個宗門?蜀山有多高?鎖妖塔有幾層?”葉云海的表情從嘲諷慢慢變得有些兇狠,盛氣凌人,仿佛從天空凝視地面的螻蟻。

“看清楚了,這里是洛陽,神都洛陽,在你身前的是葉氏將軍府,而我,是這里唯一的公子,唯一的繼承人。把你手中的玉佩收起來,忘掉認祖歸宗的妄想,乖乖的回到鄉下,做你的窮小子,我可以當做今天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葉云海說著,俯身湊近葉缺,低聲說道,“不然的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在洛陽要想讓人無端消失,不容易,但也不難。”

“你是一個聰明人,我相信你會作出明智的選擇。”

“葉缺這個名字,以后就不要用了。”

“你不配姓葉。”

赤裸裸的羞辱,葉缺沒有想到,上一世自己進府面對二夫人,遭受了一場羞辱,重回少年再次面對將軍府,依然是一場羞辱,有過之無不及,這次連府門都沒有踏入,仿佛冥冥中自有天定。

周遭一片安靜。

似乎在醞釀著什么狂風暴雨。

葉云海都已經做好準備,只要葉缺稍有異動,身后的戰士頃刻間就能將其制服,等待他的也將是無邊的牢獄生涯。

然而,出乎所有人預料。

葉缺沒有動怒,沒有據理力爭,也沒有對罵,很平靜的彎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然后給一旁的轎夫結賬,隨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此地,只留下一句話。

“名字是父母給的,不是誰想收就能收走的,風水輪流轉,莫欺少年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