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你們是強盜嗎
鳳梨蘋果
2020-06-04
從歌舞升平的花魁表演,到緊張刺激的法寶拍賣,再到狡蜥襲擊龍船,然后妖族少年騎鯨獸霸氣登場,最后蜀山劍俠憑空出世。龍船上的百多名賓客情緒是大起大落,就連心臟似乎一直都懸在嗓子眼的位置。

現在,眾人期盼已久的援軍終于到了,危機解除。

歡呼聲很快響徹龍船。

“我們得救了!”

“蜀山的劍俠真是太酷了!”

“終于不用提心吊膽了,剛才差點嚇死我,要是那妖族的少年不守信用,咱們不一定要死多少人呢。”

賓客們高聲議論,有的還相視而擁,死里逃生的幸福感在這一刻,無與倫比。就連冷無心都長長出了口氣,身為塵寰閣的二級執事,此次花魁酒會龍船的總負責人,如果連賓客的生命和財產都保護不了,那他就真成了塵寰閣的千古罪人。

就算是僥幸活下來,他也不敢,也沒臉再回去了,只有自縊在這洛河之上一條路可走。

現在,雖說略有傷亡,可賓客們保住了,這就是最大的勝利。

看著歡呼中的人群,冷無心嘴角也不自覺的勾起了一抹淺笑,同時給身邊的人擺了擺手,“把甲板上的法寶都收起來,屬于賓客的也盡數歸還,做好登記。”

囑咐完之后,冷無心環顧了一下四周,就朝著葉缺走過去。

“重新認識一下,我叫冷無心,塵寰閣的二級執事。”冷無心說著朝葉缺拱了拱手。

“葉缺,葉子的葉,寧缺毋濫的缺。”葉缺對這個冷無心印象不錯,作為塵寰閣的二級執事,以后說不定還會有求于人。

“今天的事情,還要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這個龍船負責人恐怕就要以死謝罪了。”冷無心頗為感慨的說道。

“我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再說,單憑我一人,是肯定抵抗不了妖獸襲擊的。”葉缺坦然的說道。

就在葉缺跟冷無心交談的時候,不遠處的甲板上,忽然就起了爭執。

只見,一名塵寰閣的低級執事,臉頰氣的通紅,指著身前的一堆法寶不斷的解釋著什么。而在他的面前,站著一名蜀山的弟子,不言不語,卻用身體隔開了他與法寶,似乎是不想讓人過去。周圍聚集著幾名賓客,也是一臉的氣憤。

冷無心眉頭一皺,跟葉缺示意了一下,兩個人就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請您讓開,這里的法寶是我們塵寰閣與眾位賓客的,我們需要拿回自己的東西。”塵寰閣的低級執事又解釋了一遍。

蜀山弟子抬起頭看了看他,嘴角一撇,不說話,也不挪開。

“您是蜀山的仙師,您救了我們,我們確實很感激,可這是我們自己的法寶,您不能不讓我們拿回去吧。如果是尋常物品,送予您也就算了,可這些法寶價值連城,我一個小小的執事做不了主。”

蜀山弟子依然是不聞不問,周圍的人看到這里起了爭端,很快就都聚集過來。

三言兩語,事情的始末便被道出。

“怎么可以這樣,不講道理嘛,這些法寶本來就是我們的,為什么擋著不讓拿?”

“打跑了妖族就了不起嘛?”

“要不要臉了,虧得還是修真界的領袖呢,還好意思稱自己是第一劍宗?”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此起彼伏,不僅僅是塵寰閣的執事,很多都是洛陽城的賓客。現在妖族已經走了,危機解除,剛剛受了一肚子氣的商賈權貴哪里會害怕蜀山弟子,在他們的眼中,蜀山可是名門正派,是要講道理,守規矩的。

蜀山的弟子難道還敢亂來?

不怕壞了名聲?

“都住嘴!”

“這些法寶誰都不能帶走。”

一聲怒喝,卓不凡撥開人群走了進來,冷眼環顧四周,“這些法寶跟妖族有聯系,我蜀山需要拿走調查,以防有人結妖亂世。”

說完卓不凡示意了一下,馬上就有蜀山弟子開始收拾那一堆法寶。

“蜀山的仙師,您這么做怕是有些不妥吧。”冷無心忽然開口問道。

“我叫卓不凡。”卓不凡面不改色的看了看冷無心。

“卓仙師,我向您保證,這些法寶全部都是我們塵寰閣此次的拍品,還有眾位賓客自己的法寶,與妖族根本沒有半毛錢關系,這些都是私人財物。”冷無心沉聲說道。

“私人財物?與妖族沒有半分關系?”卓不凡冷笑一聲,“你拿什么保證?”

指了指地上的一堆法寶,卓不凡繼續說道,“如果這些法寶與妖族沒有關系,那為什么他們會搶奪呢?如果沒有關系,他們耗費如此大的力氣圍攻這艘龍船,

又是圖謀何物?”

“別忘了,他們可沒有要你們的性命。”卓不凡說完就不準備再理會冷無心,一個小小的塵寰閣還不放在他的眼中,在普通人看來可能塵寰閣無比龐大,在卓不凡的眼中,卻不過是一個倒買倒賣的小幫派,連青丘第三等的宗門都比不上。

“妖族想要的東西,就是跟妖族有關系嗎?那妖族還想要鎖妖塔呢,是不是可以說你們蜀山也跟妖族有勾結呢?”

就在卓不凡剛剛轉過身的時候,人群中的葉缺走了出來,雙手插在衣袖中,一臉的譏諷。

“可笑至極!”

葉缺不屑的朝著卓不凡冷哼了一聲,然后指著不遠處被蜀山弟子圍住的法寶,“想要這些法寶就明說,做婊子還想著立牌坊,惡心不惡心,蜀山就是這么教育弟子的嗎?”

“口口聲聲的宣揚要斬妖除魔,要弘揚正道。”

“你們這哪里是來救援的,哪里是來斬妖的,分明就是打劫!”

葉缺指著卓不凡等人,一字一句的質問道。

“你們是強盜嗎?”

“我就想問問,你們到底是不是強盜?”

現在大多數人雖然都在圍著議論,卻沒人真的站出來制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形式比人強,就算是蜀山真的打劫,這龍船上誰能反抗?誰敢反抗?

妖族夠厲害吧,看到沒有,尸骨無存!

葉缺看不清形勢嗎?他看的很清楚,也很明白,可看得清不代表能忍得住。當年作為青丘劍門的弟子時,他就極其看不慣蜀山弟子的做派,虛偽、做作、偽君子。

看到蜀山弟子就想吐。

惡心!

“你是何人?”

“口出狂言!”

“誰給了你這么大的勇氣,膽敢誹謗蜀山弟子是強盜!”卓不凡轉身直接怒斥道。

“塵寰閣的賓客,無名小卒。”葉缺不閃不退,對峙而立。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