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天才有潔癖
鳳梨蘋果
2020-06-03
 “一劍定風雨!”

“蜀山劍訣!”

“這時候怎么會有蜀山弟子出現?怎么可能來的這么快?”鯨獸背上的風星宇眉頭緊鎖,一臉的不甘心。

他知道今天這河卒秘鑰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拿走了,因為,風雨中,足足來了三十七位蜀山弟子,而且單單通靈境就來了十人,看來蜀山肯定也知道了這個秘密,并且也不想引起其他宗門的注意,同樣是派出了通靈境以下的弟子。

然而,這里畢竟是人間,妖族能做的謀劃,肯定不如蜀山這種地頭蛇周全。

蜀山弟子能忍住,一直到最后才出手,可見是勢在必得,甚至可以不顧他人的生死。

也就是風星宇思考何去何從的時候,三十七名蜀山弟子已經盡數登上龍船,一言不發便將妖族的那名提劍少年圍住。

沒有一句廢話,三十七柄青色長劍齊出,劍網恢恢,一絲不漏。

剛剛還神氣昂然,氣勢震懾全場的少年,半響之后便被亂劍穿心。最后,一道青玄火咒,整個身體都被焚燒的尸骨無存,化為一縷飛灰,消散于洛河之上,只剩下那把長劍靜靜的擋在龍船甲板上。主人都已身死,寶劍便成了無主之物,悠悠的顫動了一下,似乎是在哀悼。

站在最前面的白衣少年,神色淡然,瞥了一眼焚燒殆盡的飛灰,然后轉頭望向不遠處的鯨獸。

“走!”

風星宇再無猶豫,一聲令下,鯨獸背上剩下的四個人立即御空而逃,朝著四個方向狂奔而去。風星宇的境界最深,腳下妖刀的品階最高,所以速度也最快,轉眼間便化作一縷長虹,而另外三個人運氣就要差一點了。

先是手握蜥蜴骷髏頭的少年,三個呼吸就被一柄飛劍刺穿了胸口,然后是那個肩頭停著血尸鳥的少年,五個呼吸就被斬斷了雙臂,最后是那個腰纏七彩水蛇的少年,七個呼吸就被人一劍摘了頭顱。

這三人都是后天之境,被通靈境的蜀山弟子圍殺,本來就是必死無疑。在修真界,蜀山的飛劍可是最快最狠的,何況面對的還是妖。

想想那號稱有通天般高度的鎖妖塔,數千年來,鎮壓在塔下的妖,那是數也數不清。

如果單論對妖族的了解,蜀山若是排第二,在這人間,在這修真界,恐怕是不會有人敢說自己是第一了。

所以,風星宇一見到來人是蜀山弟子,數量和境界又不占優勢,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

“快一點,再快一點。”風星宇死命的催促體內的真元,然后不要命似得往腳下妖刀處輸送,即便如此,他還是覺得背后一陣陣發涼,并且壓力越來越大,甚至都感到了一絲絲的刺痛。

背后有人御劍追擊。

他想回頭看一看,可又不敢,生怕耽誤了時間。與蜀山弟子對決,生死往往就在一瞬之間,這句話是他父親曾經教導他的,當時年少無知,不服氣,此時此刻,后悔莫及。

后悔的是,自己竟然沒有認真聽父親后面話,這生死瞬間,應該如何?

如何才能生?

背后的刺痛越來越明顯。

劍近了!

“拼了!”風星宇一咬牙,猛吸一口氣,腳下一蹬,身體往側方旋轉了足足三丈,然后雙手抓住凌空的刀柄,怒喝一聲。

“大風起兮云飛揚!”

一道狂風憑空出現,風刃卷著刀身,纏著刀刃,如猛獸般襲向身后。

不出所料,身后確實有一柄劍,一個人。

“記住我的名字,我是蜀山卓不凡。”

身后的人說完便出了一劍,沒有驚天的狂風,急驟的暴雨,也沒有嘶吼咆哮,就是簡單至極的一道青芒。

可就是這道青芒,直接就刺穿了狂風席卷的猛獸,并且從妖刀刀刃最薄弱處一劃而過,直指風星宇心口。

看著這道青芒,風星宇心頭猛跳,雙眼立時間便已血紅,然后雙臂衣袖猛地碎裂,兩雙狼爪死死的抵住了那道青芒,嘴中念念有詞,“我心,只愿,歸故鄉!”

風部狼族的燃血變身!

持劍的蜀山弟子卓不凡眉頭一挑,“通靈三星就強行變身,不怕終生殘廢嗎?也是,必死之人,總要試著掙扎一下。”

“勇氣可嘉!值得我出第二劍!”

卓不凡手腕一抖,又是一道青芒。

不遠處的風星宇已經到了氣急敗壞的程度,在妖界,他何時受過這等羞辱。

“你他娘才想終生殘廢呢!你全家都殘廢!我記住你了,下次我一定弄死你!”眼看青芒已至,風星宇竟是擋都未擋,怒吼一聲,直接不管不顧的轉身沖向了腳下的洛河。

畢竟是風部的秘傳之技,燃血變身讓風星宇的速度足足提升了一個檔次,眨眼就要躍入河中,可人再快,又哪里快的過劍。

青芒正中風星宇后心,沒有一絲一毫的偏差。

燃血加上青芒的沖擊力,風星宇的速度再升。

“噗通!”

暴雨下的洛河河面濺起一個不小的水花,而后風星宇從一個黑影迅速變為一個小黑點,隨后消失在視野中。

河面上御劍凌空的卓不凡眉頭緊皺,他剛才看到了,這第二劍并沒有要了風星宇的性命,他的后心處藏著一件防御性法寶,并且品階不低,在最關鍵的時刻救了風星宇一命。

然而卓不凡的劍也非凡品,剛剛洛河的河面上還飄過了一絲血花。

現在追擊,風星宇必死無疑!

可是看了看湍急的河水,又瞅了瞅河底骯臟的淤泥,卓不凡一動未動。如果是熟悉卓不凡的人,一定會猜到,并不是卓不凡不想追,或者是故意放跑了風星宇,其實只是因為這河水太臟。

卓不凡討厭臟,討厭一切臟的東西,包括這洛河。

恐怕風星宇萬萬都想不到,自己能活下來,不是因為別的,只因追擊他的是蜀山這代的天才少年卓不凡。

召回飛劍,卓不凡第一時間便從衣袖中掏出一塊雪白的手帕,然后仔仔細細的將飛劍擦拭了一遍,尤其是沾到血的劍尖,整個動作熟練無比,可想而知,平時肯定做了無數遍。至于那條手帕,擦完劍直接便被丟入了河水之中。

如果錢書笑在這里,一定會鄙視的大笑,“這廝,長相俊俏,身手不凡,竟是個潔癖,真他娘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