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踏風破雨而來
鳳梨蘋果
2020-06-02
一個通靈境的狼崽子再加上四個后天之境的幫手,能否吃得下龍船?

兩個時辰前,有葉缺在,會是個未知數。

可現在,葉缺只有一擊之力,剩下的所有人也大多數筋疲力盡,成了強弩之末,如果沒有意外發生,說真心話,確實不是風星宇等人的對手。嚴格來說,一旦動手,基本上就是一邊倒的屠殺。

有意外嗎?

葉缺是相信會有的,可即便是他,也不知道這意外會在何時發生。有可能是下一秒,也有可能是所有人被殺時。

“十息!”

“你們只有十個呼吸的時間。”

大嗓門的妖族少年又開始囔囔,“讓你們自己拿出來,不是怕你們,是怕麻煩。”

“你們可以認為是拿法寶來買自己的命,法寶是死的,人是活的,可這人要是沒了,再好的法寶恐怕也是沒有用處的。”

龍船上一片安靜,有熱血不假,可一個先天境的高手,眨眨眼就死在身前,著實有些震撼,這叫做風星宇的少年,到底是個什么境界,竟然如此厲害。

對方雖然沒有說,可明眼人一看便知,恐怕這次圍攻龍船的幕后主使就是眼前這幾個人了。

法寶,交還是不交?

所有人心頭都開始打鼓,更多的人卻是看向了葉缺。

皺了皺眉頭,葉缺抬腿站了起來,環顧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遠處的鯨獸,嘆了口氣,“聽他們的,把法寶都拿出來,命重要。”

說完他就將春秋劍匣往前踢了踢,同時看向風星宇幾個人。果不其然,鯨獸背上的五個少年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還真是沖著河卒秘鑰來的,早就知道,這東西是碰不得的,誰碰誰倒霉。”葉缺低著頭無奈的嘀咕了一句,其實在他看來,秘鑰要不要真的不重要,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反正現在的他也爭不過別人,或者再晚上三年,情況會大不一樣。

“葉先生,就這么給他們嗎?”冷無心幾步走到葉缺身邊輕聲問道,“還是說您有其他的準備?”

堂堂塵寰閣的二級執事,在這種緊要關頭,竟然也來詢問葉缺,可想而知,葉缺此時在大家心中的分量,如果他都放棄抵抗,那還會有誰敢站出來!

“我覺得他們似乎是為了某樣東西,并不是我們的性命,封鎖洛水數個時辰,就算是妖族的五大部族之一,也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葉缺望了望遠方,“我相信,只要隨了他們的意,這些人自然會迅速離去。”

“可他們是妖啊。”冷無心有些糾結的說道,“我們不能就這樣向妖妥協,起碼我不能代表塵寰閣做出這個決定。”

說完這些,冷無心背在身后的雙手已經開始蓄力,雖然知道可能是以卵擊石,可他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為之。

也不見如何動作,葉缺的手一下子就壓在冷無心的肩膀上,“斬妖除魔沒有錯,弘揚正道也沒有錯,但是,那可不代表著隨時都要去送死。”

“如果人人像你這樣,那大家是不是都得拼了命的往妖界里沖鋒?”

“那得是個什么場面啊!”

“可現實呢,也沒見太古銅門那里有人排隊啊!”

拍了拍冷無心,葉缺淡然的說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今天受了辱,明天再找回來。”

十息之間,轉瞬即逝。

上百件法寶,堆成一堆放在了甲板上,包括塵寰閣還沒有擺上臺的拍品,沒什么好藏著的,大家都是明眼人。

妖族之人的狠辣,沒見過,還沒聽過嗎。這甲板上的十幾具尸體,可還沒涼透呢。大家剛才不要命的跟狡蜥尸鳥廝殺,為的不還是活下去嗎。

現在能用法寶解決,對于這艘船上的人來說,再好不過,他們可不是什么窮苦人,非富即貴,最不缺的就是銀子。

至于河卒秘鑰,也就是那枚水滴,現在就在甲板上。不過水滴外面的水晶球已經被關上了,從遠處看,毫無奇異。只不過,自從它被擺出來,鯨獸上的少年們眼睛就全部亮了起來,就連風星宇,握刀的手似乎都興奮的抖了抖。

“風少,那個應該便是秘鑰。”大嗓門的少年,站在風星宇身后,剛才還大喊大叫,此刻的聲音卻壓得極低,看來剛才是裝出來的。

風星宇點了點頭。

“我去拿?”大嗓門的少年說著興奮的搓了搓手。

“我去。”可沒等他往前走,一直不說話的提劍少年卻發了聲。

提劍少年,跟他說話的語氣一樣,簡單,直接,情緒波瀾不驚。一個翻身就從鯨獸上騰空而起落在了甲板邊緣,然后一步一步朝著那堆法寶走了過去

沒有人阻攔。

但是大家都自覺的聚到了一起,法寶交出來了,如果對方信守承諾,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直接走人,那最好不過,皆大歡喜。

如若不然,便又是一場生死之爭,很有可能在場的大多數人都會死去。

不過看眼前的情況,似乎不大可能會發生最壞的預想,這五個少年明顯注意力就沒在大家身上。他們的眼中,似乎只有那堆法寶。

“妖族的人很窮嗎?”身在大廳中的錢書笑,看著這邊嘀咕了一句,“瞧剛才的架勢,修為應該都挺高深的,怎么跟沒見過法寶一樣,眼睛都快瞪圓了。”

“莫非?”

流著一身商賈之血的錢書笑,忽然看向那堆法寶,他終于意識到,這些人的目標,或許原本就不是他們這群人,而是眼前的法寶!

暴雨依然在傾瀉而下,雨絲如柱。

當提劍少年的手伸出來,馬上就要抓住河卒秘鑰的時候。

忽然。

暴雨凝滯在了空中,雨絲不再向下。一道光,自暴雨的縫隙中轉瞬而至,緊隨其后便是第二道光,第三道光……

眨眨眼的功夫,提劍少年頭頂有多少雨絲,虛空中便來了多少道光。

或許不應該稱作是光,因為那本是一道劍訣,只是快到了極致。

“一劍定風雨!”

鯨獸背上的風星宇看著這劍訣,心頭一陣亂跳,手中的刀下意識的便已離鞘。

電閃雷云中,一群白衣少年,踏風破雨。

人未到。

劍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