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 鯨獸背上的少年
鳳梨蘋果
2020-05-31
 “洛陽城,墨袖閣,三代弟子云飛鶴,愿隨先生斬妖除魔!”

“青州府,拂云山莊,鍛刀師石磊,愿隨先生斬妖除魔!”

“洛陽城,朱雀大街趙府,四公子趙庭,愿隨先生斬妖除魔!”

“幽州,古諦殿,前殿侍衛羅四海,愿隨先生斬妖除魔!”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葉缺的一番話,一番動作,終于點燃了這群人的熱血,幾秒鐘的時間,大廳內就傳來了幾十個喊聲,而且喊聲越來越大,好像誰喊的聲音小了,就是不敢上陣殺敵認慫了一樣。

“洛陽城,錢府,錢書笑,愿隨先生斬妖除魔!”就連站在一旁的錢書笑都被感染的大吼了一聲,只不過立即就被葉缺狠狠瞪了回去,“少添亂,斬妖除魔還是要量力而行的,三品武夫以下的人不要走出大廳。”

與此同時,人群中的林媚兒和葉云海已經是尷尬到不行,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這些人瘋了,這些人肯定是瘋了,都他娘不怕死嗎?跟妖獸拼命,稍有差池就得命喪黃泉,死無全尸啊!”

似乎是映襯葉云海的想法,也就眨眨眼的功夫,剛剛被清理干凈的甲板,很快又有妖獸爬上來,這次除了狡蜥和血尸鳥,又出現了上百條青色的水蛇。

“所有人聽我指揮,不要盲目殺妖,塵寰閣的兄弟們先回大廳休息,賓客們上甲板。先天境在前,武夫在后,對陣狡蜥主攻咽喉,血尸鳥主攻羽翅,水蛇斬七寸。”

主動提出來,愿意跟隨葉缺的人,一共是六十七個,其中單單先天境的高手就有十二人,不愧是洛陽城的權貴,臥虎藏龍。葉缺大致掃了一眼,心中便有了定奪。

他現在不清楚圍攻龍船的到底有多少妖,但是斬殺干凈肯定是不現實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待救援,他很了解妖族,但凡被盯上了,要不戰而勝之,否則絕不會讓你從眼前生生逃脫的。

拖時間,堅持的越久,活下去的希望就越大。

此時的葉缺,已經席地而坐,春秋子母十三劍就擺在他身側,但是劍匣早已關閉。剛才的十三劍能有如此大的威力,震懾全場,正如有的賓客所想,理論上是不應該出現的。

然而,一方面葉缺施展的并不是他們以為的真元,他用的是天元,另一方面,這春秋子母十三劍可是二階上品法寶,劍氣貯藏劍匣數年,一經施展,威力倍增,幾乎相當于三階法寶的威力了。

斬殺些許妖獸,還不是如砍瓜切菜一般,得心應手。

效果是可觀的,結果卻是葉缺現在的體內,已經是絲毫天元都不剩,心門雪山空空如也。別說是十三劍,就是鸞巢弓他現在都拉不開,現在他能做的就是盡快回復天元,同時指揮所有人,抵擋妖獸的進攻。

洛河上空的雷云已經是壓的極低,雷云翻滾聚集,雷鳴聲聲入耳。

不知何時,雨滴開始出現在龍船甲板上,也就兩個呼吸的功夫,雨滴變成了雨絲,雨絲變成了雨柱,大雨就像是天塌了一般,鋪天蓋地的從雷云中傾瀉而下,狂風驟起。

狂風卷著暴雨像無數條鞭子一樣,惡狠狠的抽擊到龍船甲板上。

怒濤翻滾,咆哮奔騰,驟雨疾馳,雨飛水濺,迷瀠一片。

“擊殺狡蜥時不要貪功,最好從側面斬其咽喉,這種妖獸體型巨大,但是轉身緩慢。”

“血尸鳥最好別用刺擊,劍雨一類的法門最好,別讓尸鳥啄傷,它的嘴上有毒。”

“水蛇一定要斬七寸,不要用掌風,別把水蛇推到其他人身上,防止誤傷。”

“一刻鐘換一次陣,賓客退,塵寰閣頂上。”

整整一個時辰,葉缺就坐在甲板上紋絲未動,指揮更是從未停止,即便是暴雨傾盆,視線迷糊,他也不曾出現失誤。

有了葉缺的指揮,整個甲板不論上來多少妖獸,似乎都起不到作用了。

他總是能在最關鍵的時刻,做出最明智的選擇,妖獸的血染遍了甲板,龍船上不論是賓客還是塵寰閣的執事卻再也沒有出現傷亡,最多是皮外傷,而且多半是自己沒有執行好葉缺的吩咐。

這一個時辰里,葉缺也讓所有見識到了,什么叫未卜先知,什么叫算無遺策。

如果讓葉云海來指揮,恐怕連葉缺的十分之一都做不到,將軍府的都騎校尉?狗屁都不是!

再也沒有人說葉缺是什么私生子,

什么鄉下來的窮小子。甲板上奮力搏殺的人,不論是權貴富賈,還是塵寰閣的執事,對葉缺都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原來妖獸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原來戰斗還可以這樣進行。”

“原來自己的劍訣使用的根本就不對。”

葉缺自己到是沒有什么感覺,對于他來說,現在的結果,是理所當然的。沒有意外的情況下,本來就應該是這個結果,他的經驗跟眼力決定了,只要大家聽他的指揮,抵抗些許的妖獸進攻,是肯定沒有問題的。

只不過,葉缺一直都沒有高興,也沒有放松警惕,因為到目前為止,除了這些妖獸,他并沒有見到任何一個妖族的人,指揮這些妖獸進攻的人在哪里?他的目標到底是不是河卒秘鑰?

距離龍船一里之外,最初在蘆葦叢中行走的二人,此時乘一艘小舟,順流而下,方向正好是龍船。小舟上,除了這二人,還多了一人,仔細看竟然是跳入河中獨自游回岸上的刀十四,只不過此時的刀十四面目陰白,低著個頭,耷拉著肩膀,毫無人氣。

雨中小舟,無人劃船,雨中三人,無人打傘。

距離龍船半里之外,一只巨大的鯨獸背部,坐著五個黑衣黑袍的少年。

其中一人,手里握著一枚蜥蜴形的骷髏頭,一人肩膀上站著一只散發著紅光的三色血尸鳥,一人的胳膊上纏著一條七彩毒蛇。

另外兩人,一人握劍,一人持刀。

“風少,這艘龍船還真是頑強啊,這么長時間,竟然還沒有被狡蜥攻下來,有意思,看來這船上有高人啊!”

“能有多高?部族的消息不會有錯,修真界的各大宗門并不清楚秘鑰的出世地點,我們是占了先機的,不然也不會只讓我們來取寶,一旦有長老級別以上的人出動,肯定會打草驚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