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13把劍
鳳梨蘋果
2020-05-30
打人不打臉,誅人不誅心。

葉缺的一番話猶如利劍一般,從在場所有賓客的胸口穿心而過,而且你還無力反駁。

說再多都沒用,反正你們誰也沒有出去跟狡蜥死磕,甚至連邁出大門的勇氣都沒有。葉缺敢站在所有人面前說,那是因為他的箭已經射殺了幾十頭狡蜥,他有這個資格。

話語權是靠實力去爭取的。

一種復雜的情緒在賓客群中蔓延。

難受嗎?有一些。

羞愧嗎?也有一些。

更多的還是丟人,丟臉,丟面子!

這群人在洛陽城是什么?非富即貴!哪里受過這番羞辱。

林媚兒沒有,葉云海更沒有!

“少在這里站著說話不腰疼,拿一把破弓就了不起嗎?有本事你也出去跟妖獸面對面的廝殺,一個鄉下來的村夫,你懂什么?我告訴你,剛才被你殺死的人是德月樓的老板,根本不是什么半只腳踏進先天境的修行者,你這是蓄意謀殺,回到洛陽城我會如實上報大理寺,你就等著蹲天牢吧。”

葉云海說話的聲音不小,但是腳下卻沒有往前走一步。

“說的對,有本事你現在就出去,面對面的跟妖獸廝殺,要不然就閉上你的臭嘴。”林媚兒語氣蔑視的說道,同樣的,她也沒有往前走一步。

“就是,你有什么資格說我們,你算老幾?”又有人喊道。

“咯吱,咯吱!”

伴隨著賓客們的喊聲,甲板上傳來一陣異響。

十幾條腰身粗的觸手攀上了船頭,一大群血色的尸鳥破空而至,除了狡蜥,龍船上終于出現了其他妖獸。

“哼哼。”

葉缺用鼻子哼了兩聲,不屑的看著這群賓客,“果然是一群垃圾啊,只會站在這里動嘴皮子,連往前走一步的勇氣都沒有。”

“你們想看我跟妖獸正面廝殺?”

“如你們所愿。”

將手中的鸞巢遞給錢書笑,葉缺一步一步的就走向龍船甲板,他右手背在身后,左手微抬,掌心處是一個圓形的錦盒,那是春秋子母十三劍的劍匣。

葉缺抬腳邁過船樓大廳的門檻,嘴中念念有詞,“不別親疏,不殊貴賤,一斷于法,定分止爭!”

“春秋諸子十三家,止爭在前。”

話終,將德月樓老板一箭穿心后,一直懸停在大廳中的那把小劍,劍柄一轉,劍身繃直,劍尖直指一頭最靠近大廳的狡蜥,青芒閃,狡蜥亡。

“人之性惡,其善者偽,天行有常,人性有惡,性惡隨后。”

劍匣圓心微轉,一柄紅色的玲瓏小劍,跳入空中,輕微凝滯后,朝一頭剛剛爬上甲板的狡蜥而去。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葉缺右手從背后抽出,自劍匣上一抹,伸出食指中指,朝虛空中輕輕一彈,“有道,芻狗。”

兩柄藍色的小劍隨風而去,乘風而回,遠處兩頭狡蜥轟然倒地。

“周之夢為蝶?蝶之夢為周?夢蝶!”

“天地無全功,圣人無全能,萬物無全用。天瑞!”

“殺人者死,傷人者刑。墨鉅!”

三劍齊出,甲板上已見不到狡蜥的蹤影。

葉缺未做停留,又在空中連彈四指,“名辨、無常、訥慎、五行。”

劍舞凌空,龍船上方的血色尸鳥,盡數而亡,匣中已去十一劍。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

最后從劍匣中飛出的是兩柄乳白色的小劍,子劍取義,母劍成仁。

劍出,浩然氣至!

一劍騰空,斬斷了甲板上的十九條觸手,一劍入水,斬斷了觸手盡頭的那個丑陋頭顱。

“止爭、性惡、有道、芻狗、夢蝶、天瑞、墨鉅、名辨、無常、訥慎、五行、取義、成仁!”

春秋子母十三劍,十三劍出,龍船甲板上的妖獸盡數而亡,無一幸免。

龍船大廳中,剛才還一臉鄙視,怒目張狂的林媚兒,此時嚇得臉色發白。剛才還振振有詞,宣稱要將葉缺送到天牢的葉云海,瞪大眼眸,眉頭緊皺,插在衣袖中的雙手,手心里滿是汗珠。剛才還陰陽怪氣的質問葉缺的賓客更是面面相覷,很多人在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世間怎會有這般神奇的功法!

世間怎會有這般精絕的飛劍!

所有人都隨著葉缺的手指,目睹了妖獸被斬殺的全過程,回身望著停在他身前的十三道小劍,望著他左手中那個詭異莫測的錦盒,

心里全都想著,“這還是人嗎?”

“那塵寰閣的冷無心,號稱后天之境,也就能與十數頭狡蜥相爭,不分伯仲。眼前這個被喊做是將軍府的私生子,鄉下來的窮小子,一出手怎么就全數斬殺了妖獸?這妖獸是紙糊的嗎?”

“這不科學啊!”

別說是這些不認識葉缺的人,就算是有些心理準備的錢書笑,這時候也是驚掉了下巴。在他心中,葉缺原本就是很厲害很厲害的高手,好幾層樓高的高手,他想過葉缺能解決眼前的危機,能化險為夷,可也沒想到會是這種方式。

“摧枯拉朽!”

“不講道理!”

這是錢書笑唯一能想出來的形容。

站在甲板跟大廳的交界處,葉缺轉過身,嘴角微微一笑,“現在,有誰還敢說我沒有資格?”

“有誰還想看我與妖獸正面廝殺?”

“有誰愿隨我一起斬妖除魔?”

三個問句,三把直戳人心的利劍,大廳里只剩下沉默,只剩下沉重的呼吸聲。一秒、兩秒、三秒,呼吸聲越來越重,有些賓客們的眼睛已經開始變紅,甚至有些人的胸口都開始變得滾燙,前所未有的滾燙。

葉缺的話就像是一把火焰,扔進大廳中,將所有人的內心全部點燃。

將膽怯、懦弱、恐懼、自私、狹隘這些負面的情緒全部燒毀,只剩下熱血,滿腔的熱血。

忽然。

人群中,一名身穿華服的女子慢慢走了出來。

只見她一手撩起腿前的長衣,揮劍斬斷,然后將身側的零碎服飾扎到腰間,齊腰的長發一攏,三下兩下盤到腦后,“人死如燈滅,左右不過碗口大的傷疤,難道還真讓這些畜生們在咱的地盤上如此囂張!虧你們這些人還是大老爺們兒,連拼命都不敢,說的話跟放屁一樣,我都替你們丟人!”

“洛陽城,裁決司,碟部暗使白魚,愿隨先生斬妖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