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 要不要臉
鳳梨蘋果
2020-05-29
靈力箭矢一箭一箭的從二樓射出,每一箭都是穿喉而過,每一箭都能解決掉一頭狡蜥的性命。

箭無虛發。

“嗖!”

又是一箭,又有一頭狡蜥應聲倒地,大廳中賓客的表情終于出現了變化,從急躁的爭吵變得有些沉默。

沒過多久,箭聲再起,箭矢依舊毫不動搖的射穿了一頭狡蜥的喉嚨。現在所有人都發現了,這些原本看似不可戰勝,無窮無盡的怪獸,也是有弱點的,巨大的蜥蜴頭顱和肩膀中間的喉嚨是它身體最薄弱最稚嫩的地方。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從二樓射下來的靈箭,冷無心眼前一亮,“所有塵寰閣的執事,不怕死的就隨我來,全力攻擊它們的喉嚨,將這群畜生碎尸萬段,為死去的兄弟報仇雪恨。”

“殺!”

冷無心怒吼一聲,拔劍便沖了出去。

“殺!”

齊刷刷的怒吼。

齊刷刷的沖鋒。

“這群人瘋了嗎?”一名賓客一臉疑惑的說道。

“以為找到怪獸的弱點就能勝利嗎?”另一人神情有些復雜。

“一箭穿喉了不起嗎?怪獸無窮無盡,這人能射幾只箭?真元不要錢嗎?”

“現在跟怪獸拼命有用?能活下來才是王道。”有人低著頭酸溜溜的說道,但聲音極小。

話雖這么說,但此刻,已經沒人再去提先坐小船逃跑了,不是不想說,是有些沒臉說。因為二樓的箭,從未停過,一箭又一箭,仿佛無窮無盡。

箭殺的是狡蜥,射的卻是人心。

明明箭穿過的是怪獸的喉嚨,可似乎這些挪不動腳步的賓客,喉嚨也被射穿了。想說話,想大聲喊出來,可是聲音到了喉結處就被某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堵住了,發不出一絲聲響。

憋悶、壓抑、局促、羞愧。

窒息般的尷尬!

不遠處的甲板上,塵寰閣的執事已經是殺紅了眼,冷無心的到來正好補齊了壁壘合擊陣的缺陷。剎那間,局勢就發生了逆轉,狡蜥幾乎被全部殺翻,只要有露頭的就會被割喉。

奇跡似乎是出現了。

然而,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只不過是回光返照,雖說冷無心的境界比狡蜥高出了好幾階,可那近百名低級執事的體力光靠熱血是補充不回來的,九個人組成的三組壁壘合擊陣也不會永遠不出錯。

“現在。”還是那個胖子富商,“現在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想逃出去的,現在就去找到小船,機會只有一次,抓不住就得用命來償還。”

看了看周圍的人,有的想走怕人嘲笑,有的猶猶豫豫,有的明顯在查看周圍的情況,各有各的小算盤。

“你們這群人,就是虛偽,敢想不敢干嗎?”

“留在這里可是會沒命的!”

“你們愛留就留,反正我得走,我可不想死。”

胖子富商一邊情緒激動的喊道,一邊扒開人群往龍船的側翼儲藏室跑去。

“嗖!”

一聲輕響,胖子富商剛剛跑出去三步,人就站住不動了。很快,胸口位置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劍洞,一柄寸尺長的小劍直愣愣的懸空停在他的后心處。

一劍穿心!

輕微的腳步聲從二樓木梯的位置傳來,葉缺一步一步的走了下來,錢書笑跟在他的身后不遠處。

葉缺看都沒看胖子富商一眼,語氣淡然的道,“妖獸還沒死光呢就打算跑,虧你還是個半只腳踏進先天之境的高手呢,口口聲聲喊著普通人先走,修行者留下來,自己卻偽裝成這幅模樣,功夫不咋地,臉皮到挺厚!既然臉都不要了,那還要命干什么!”

聽到葉缺的話,賓客們一愣,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差點就被忽悠了。

“這人竟然是高手?真是看不出來!”

“肯定是學了什么隱匿氣息的法門。”

“怪不得嚷嚷著要坐小船跑呢,人家這是有底氣啊。”

“在這里讓塵寰閣的人當炮灰,到了小船上要是遇到妖怪,肯定也得拿咱們當誘餌,真是毒辣!”

沒有理會這些人的議論跟譴責,葉缺只是圍著賓客們來回轉了一圈,眼睛從每個人的身上過了一遍,隨后表情就變得無比輕蔑,甚至是有些譏諷,外加十二分的嘲弄。

“這人啊,真是有意思,就是不能比較。同樣是修行者,同樣是武夫,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葉缺說這句話的時候,臉色的表情好像是有些困惑不解,但誰都能看出來,那是故意裝出來的。

“塵寰閣的人能在外面斬殺妖獸,你們就不能嗎?他們守的是自己的金字招牌,

你們守的可是自己的命!”葉缺嘴角瞥了一下,“不出力就打算從妖獸群里活著出去,是不是太天真了?”

“真當所有人都是傻子嗎?”

葉缺看了看甲板上奮力拼殺的人群,“沒人有責任平白無故為你們流血,他們又不是你爹媽。”

“別以為就你們聰明,外面的妖獸叫做狡蜥,這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畜生,難道會自己圍攻龍船嗎?背后會沒有人指揮?把大船丟在這里當誘餌,自己坐小船悄悄溜走,你們覺得可能嗎?放到嘴邊的肉,妖怪怎么可能讓他自己跑了!”

停頓了一下,葉缺沉聲說道,“想活下來,只有一條路,殺光這群畜生,或者等到救援。”

“說的簡單,你知道這洛水里有多少頭狡蜥嗎?”

“等到救援?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如果人都死光了救援都來不了呢?”

“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看就是想騙我們出去拼命吧。”一名賓客陰陽怪氣的說道。

葉缺瞅了瞅這個人,好奇的問道,“你這先天之境是怎么練成的?”

這名賓客一愣,下意識的有些臉紅,“你管我怎么練的。”

“都先天境了,這龍船上大多數人死了,你恐怕都死不了吧!境界這么高,還這么怕死,丟人不?還要不要臉?”葉缺面露不屑的說道。

說完這些,葉缺伸手沖著人群之中指了指,“絕劍山莊的少莊主,你剛才不是還口口聲聲說自己是高手嗎?聽說你父親可是個大英雄,你就這么躲在人群里,他知道了,會不會被氣死?”

被點名的林媚兒臉頰微紅,但沒有說話,只是身子往旁邊挪了挪。

鄙視的哼了一聲,葉缺又看向人群中的葉云海,“將軍府的公子,聽說你可是盛唐的都騎校尉,洛河出現妖怪,你就準備一直躲下去?你不應該出來指揮一下嗎?正牌的葉氏子孫難道都這么窩囊嗎?再不站出來,將軍府的臉可要被你丟盡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