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沉默的箭矢
鳳梨蘋果
2020-05-28
簡單的一句話,簡單的一個問題,卻令所有人的心頭為之一顫。

“誰走?”

“誰留?”

“事關生死!”

現場出現了短暫的安靜,所有人都在思考這個問題,該如何選擇。

“這有什么好選的。”忽然,一個聲音從賓客群中猛地傳來,“我們是你塵寰閣邀請來的賓客,花魁酒會是你們開的,地點是你們選的,腳下的龍船也是你們的,那現在這里遭受到妖怪的襲擊,自然是你們留下來,我們走。保護我們的安全,本來就是你們的職責。”

“對,我們賓客先走,你們塵寰閣的人留下來保護你們的龍船。”

“我同意。”

“我也同意。”

槍打出頭鳥,出頭鳥都說話了,后面自然有大批相應的人,現在可是生死時刻。

退一步是生,進一步是死。

只不過這些高聲呼喊的賓客,沒有注意到,在他們的身前不遠處,那不到百名的低級執事,眼睛已經瞪直,呼吸也開始有些急促,“原來自己剛剛保護的就是這么一群人,膽小怕事,毫無擔當,有危險只知道逃命,連最起碼的感謝都沒有。”

“賓客先走,塵寰閣的執事留下來,虧這些人能說出口。”

“不臉紅嗎?”

“不害臊嗎?”已經有低級執事開始小聲嘀咕。

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幫賓客,冷無心有些意外,但想想也算是情理之中,“這些生活在溫室里的商賈權貴,哪里經歷過妖獸廝殺的血腥,現在還能穩穩當當的站著就已經是很厲害了。”

然而想象很美好,事實往往很殘酷,冷無心不帶一絲情緒的說道,“我們會保護你們的安全,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塵寰閣組織的活動,出了意外,自然是沒有賓客先死,執事后亡的道理。”

“你們想走,我不贊成,因為很危險,但我也不會攔著。”

“問題是,這艘龍船上根本沒有那么多的小船,根本不夠你們所有賓客使用。”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會是這個回答,賓客們當場就被澆了一桶冷水。

站在最前面的胖子富商,先是一愣,然后臉色很快就變得決絕,“有多少小船算多少,我建議普通人先走,會功夫的和懂修行的后走。”

看了看周圍的人,胖子富商的聲音提高了一些,“強者保護弱者,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大家說對不對。”

在場的賓客中,商賈權貴不少,但更多的是跟隨這些人前來的保鏢和門客,保鏢自然是會功夫的武夫,門客則是懂修行的智者。

話說的似乎很有道理,也完全行得通,可現在的氣氛卻直接凝固下來。

“嗖!”

一聲輕響,也不知是哪里射來了一支箭,大廳外剛要突破壁壘合擊陣的一頭狡蜥,咽喉瞬間被射穿。

原本皮糙肉厚的狡蜥,在這支箭的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樣,一擊即破。

然而沒有人注意到這支箭,似乎在這一刻,誰上了小船誰就能活下去,誰留下來就是個死。如果真是這樣,那這龍船還有必要防守嗎?甲板上流的血又是為了誰?為了什么?

除了那些商賈權貴,沒有人說同意胖子富商的建議,更多的人選擇了沉默。只不過這些沉默的人,呼吸都變得有些低沉,不再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憑什么你們走,我們留下來?”

“你們算什么東西?”

“龍船遭到攻擊的時候,你們都干了什么?你們怎么不看看是誰守住了大廳,守住了門口?你們怎么不問問外面尸體的名字?都是爹媽生養的,沒規定誰就應該活著,誰就應該去死!”

終于,在那群全力回復體力的塵寰閣低級執事中,一個小伙子面紅耳赤的站了起來,大聲喊道,“我們是塵寰閣的人,吃塵寰閣的飯,拿塵寰閣的銀子,為塵寰閣去死是應該的,可你們那話是什么意思?聽了半天我怎么連句感謝的話都沒聽到,你們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嗎!”

小伙子話剛說完,冷無心就厲聲呵斥道,“住口,這里沒你說話的份兒。”

“我覺得這個小伙子說的對,沒人天生就該死。”一個商賈的隨從忽然走出來說道,“冷先生,我可不是你們塵寰閣的人。”

“對,我們不同意。”

“誰愛留下來,誰留下來,反正我要坐小船,誰跟我爭,我就跟誰拼命。”一個武夫兇狠的說道,“我倒要看看是誰的拳頭硬。”

“有道理,誰搶下來小船,小船就是誰的,如此最公平。”

“

就應該不分貴賤。”

這一刻,為了逃命,所有人的負面情緒全部爆發出來。

然而,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甲板上的戰斗依然在繼續,兩個半壁壘合擊陣,八個人,竟然就這樣擋住了三十頭狡蜥的進攻,而且河里依然有狡蜥不斷的往甲板上爬。

“嗖。”

依然是剛才那聲輕響,依然是那支二尺三寸的長箭,依然是精準無比的穿喉一擊。

一箭劃空而過,必然會有一頭狡蜥應聲倒地。

還是沒多少人注意到這支箭,大多數人都沉浸到了爭吵之中,包括那近百名的低級執事,就連冷無心都控制不住場面,大聲的勸說也不見絲毫效果。

人心在這關鍵時刻,似乎一下子就散了!

“嗖。”

箭矢破空的聲音再次響起,又有一頭狡蜥應聲倒地,只不過這頭狡蜥或許是沖擊的力量太過兇猛,在慣性的帶動下,整個身子都飛了起來,直接砸在了大廳的正門上。

“轟!”

一聲巨響,船樓大廳的門應聲而斷。

一支箭矢插在狡蜥的喉嚨處。

很快,門口位置就出現了一大灘綠色的液體,而那支箭矢也在差不多三十個呼吸之后,慢慢淡化,最后消失在空中。

“真元凝聚的箭矢!”一名修行者驚愕的嘀咕了一句。

“一箭就要是這怪獸的性命嗎?”

“會不會太夸張了!”

所有人的爭吵聲都被這頭死去的狡蜥所打斷。

“嗖!”

又是一聲輕響,又是一支沉默的箭矢,又有一頭狡蜥應聲倒地。

這次所有人終于看到,箭是從哪里來的。所有人也終于意識到,為什么只有八個人,外加五米左右的防御缺口,這甲板,竟然到現在都沒有淪陷!這大廳,竟然到現在還有爭吵的時間!

因為,二樓有個人。

因為,有個人一直在沉默的擊殺怪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