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 誰走 誰留
鳳梨蘋果
2020-05-27
葉缺接過鸞巢,觀察了一下二樓的看臺,沒跟人多說話,默默的走到一處視野最好的地方,然后便開始檢查手中的弓,并且在弓身的位置,虛化了五個咒印。咒印一凝,便進入了弓身,隨后整個鸞巢似乎就靈動起來,連弓弦都開始散發出一抹白色的柔光。

其實這把鸞巢之所以能不用箭就可以射擊,一切的秘密都藏在這弓身之中,嚴格來說,與其說這是一把弓,不如說這是一個可以移動的法陣,箭鎖靈犀陣。

激活箭鎖靈犀陣之后,只要向弓弦位置輸入靈力,便能凝聚出靈力箭矢。

“鉿!”

葉缺深深吸了一口氣,“來吧,小小的狡蜥就敢在人間為所欲為,不過是長得高,長得壯一點的爬蟲,真當所有人都怕你嗎?”

龍船甲板上的狡蜥越來越多,冷無心率領的塵寰閣執事防御圈也變得越來越狹窄,六個人組成的六塵煙雨陣能夠發揮的余地被一再的壓縮。

血腥味越來越濃重。

被血腥味刺激的狡蜥,變得更加暴躁,往往是刀劍剛砍到狡蜥的身上,便會被生生夾住,需要耗費最少一秒鐘才能將刀劍拔出,戰陣在這時候會出現短暫的停滯,也就是這一絲破綻,往往就會被抓住,悍勇無畏的狡蜥哪里懂什么是痛。

斬殺一頭狡蜥,塵寰閣的執事,差不多就要有一人負傷,斬殺十頭狡蜥,就有一人死亡,雖然塵寰閣執事人數上百,可也架不住這似乎無窮無盡的進攻。

“該死,斬殺怪獸的速度還是有些慢,這樣戰陣的破綻會越來越明顯。”冷無心低聲咒罵了一句。

這時候已經有漏網的狡蜥開始靠近大廳的門口。

“壁壘合擊陣準備。”冷無心看了看戰況,沖著自己身邊的九名三級執事喊道。

“斬妖除魔!”

“守衛龍船!”

“捍衛塵寰閣的榮譽!”

整齊劃一的怒吼,九名先天之境的高手作為有生力量,終于也真正投入了戰場。剛才初到甲板控制住局勢之后,他們便返回了冷無心身邊,現在低級執事眼看著就要頂不住了,只能他們上。

境界的壓制,再加上壁壘合擊陣的幫助,狡蜥這波進攻瞬間被控制住。

至于那近百名一二品武夫也迅速退回大廳,立即服藥養傷,爭取盡快回復體力。

先天境的真元之力,在壁壘合擊陣的加持下,十個呼吸便能斬殺一頭狡蜥。一刻鐘的時間,甲板上只要有狡蜥出現,立即就會被斬殺。

船樓上傳來一陣興奮的歡呼聲。

“不愧是塵寰閣的高手,確實厲害。”

“那可是整整九名先天之境。”

“真元的殺傷力真可怕,斬殺怪獸如砍瓜切菜一般。”

“這里可是人類的天下,哪里是妖怪可以為所欲為的。”

“必須讓這些畜生付出慘痛的代價。”

“氓!”

一聲沉悶的響聲,似乎是從河底的深處傳來,奮力廝殺的九名先天境高手沒有注意到,船樓上歡呼的賓客更加沒有注意到,唯獨葉缺皺了皺眉。

一秒鐘之后。

“轟!”

三米高的巨大波浪從河面拍擊到龍船甲板上,浪花消失的同時,整整三十頭狡蜥同時越出了河面,巨大的獠牙以及鋒利的狼爪在空中閃爍著滲人的光芒。

狡蜥數量的忽然增多,立時間就讓九名先天之境的執事壓力倍增,一個不注意,一名先天高手的武器便被擊飛,右臂也被狡蜥狠狠咬了一口。

“不好!”

“有人受傷了!”

一人受傷,三人組成的壁壘合擊陣便不攻自破,甲板上的防御圈露出一個五米左右的缺口。

“該死的,這怪獸的數量怎么越打越多!”

“塵寰閣的執事快要擋不住了!”

“那咱們怎么辦?援軍怎么還沒到?”

船樓四樓的賓客們,看到防御圈出現缺口,第一時間就慌了神,若是這狡蜥群真的攻進了大廳,爬上了船樓,那他們這群人哪里還有什么活路,必死無疑。

“咱們得想辦法逃出去。”

“對,不能守著這龍船了。”

“這里已經是死路了,塵寰閣的人應該保護我們逃出去,大家一起下樓,想辦法逃出去。”

有人振臂一呼帶頭出主意,在這生死存亡之際,大家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馬上就一涌而起。

一樓大廳。

當看到防御圈出現漏洞的第一時間,冷無心便是心頭一涼,他知道九個人組成的壁壘合擊陣肯定是抵擋不住狡蜥攻擊的,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連一刻鐘都不到,就出現了缺口。

“所有塵寰閣的執事,現在已經是生死存亡的時刻,外面的妖怪或許下一刻就會攻進來,

但是只要我們還有一口氣,告訴我,應該辦?”冷無心沖著大廳中剛剛開始回復體力的低級執事說道。

場面安靜了三秒鐘。

“誓死守衛龍船!”

整齊劃一的回答。

整齊劃一的起立。

“拔劍!”冷無心怒吼一聲。

“等等!”

就在這時,樓上忽然傳來一陣呼喊聲,隨后黑壓壓一大群賓客便從樓梯處涌了下來。

“冷先生,請等一下。”最先開口是依然是那個在四樓看臺上話最多的胖子富商,“您現在領著所有人出去,這跟送死有什么區別嗎?”

“你看看現在這些人,還有幾個人有力氣?這么徒勞防守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只會讓人死的更多。”胖子富商揮舞著手臂大聲說道。

冷無心沒有回話,轉過頭看著眼前這群賓客。

“您不用這么看著我,我們大家的意思是,咱們可以想辦法逃出去,咱們不能在這里等死啊,再等下去可真就是必死無疑了,連個全尸都留不下。”

說著胖子富商指了指龍船甲板上,一頭無法靠近壁壘合擊陣的狡蜥,此刻正好一口咬住剛剛死去的一名塵寰閣執事的尸體,一抬頭,三口四口就將尸體整個吞了下去,鮮血順著嘴角斷斷續續的溢出來。

“船現在劃不動,我已經試過了,船夫的槳一旦進入河中,便會被周圍的怪物破壞。現在只能死守,等待救援。”冷無心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我們知道,大船肯定是劃不動了,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搜鐵甲龍船應該是王舟改造的,應該有備用的小船。”胖子富商壓低聲音說道,“我們可以放棄大船,從后面打開一個缺口,劃小船離開。”

說完這句話,胖子富商似乎是猶豫了一下,然后繼續說道,“這肯定是一個辦法,但是,要想活命,需要有人留在大船上,吸引這群怪物的注意力。”

話說的簡單,可問題來了。

“誰走?”

“誰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