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龍船危機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26
“河卒秘鑰!”

“竟然是河卒秘鑰!”

“怎么會在這里出現?”

當看到這枚詭異莫測的水滴時,就算是葉缺都覺得有些膽顫心驚。當然,并不是說這河卒秘鑰是什么吃人的魔物,恰恰相反,這是一件寶物,非常非常珍稀的寶物,有了它就有希望找到河卒。

而那河卒可是三界最出名的九大神器之一。

可正因為如此,葉缺才會膽顫心驚,三界之中所有跟神器沾邊的地方,所有跟神器出世掛上因果的人和物,全部都會遭受天地劫難。

血流成河,尸橫遍野,枯骨如山。

千萬年來,無一例外。

如果是縱橫仙界時的葉缺,見了這河卒秘鑰那便是緣分,說什么都要爭上一爭,可現在的葉缺,僅僅達到了先天之境,沒有萬全的準備,必然會淪為炮灰。

“盡快離開這里。”

“必須馬上離開,或許這幾日遇到的妖怪,就是因為這把河卒秘鑰才會出現在洛陽的。”

“自己現在還是韜光養晦比較好,還不是出頭的時候。”

葉缺僅用了幾秒鐘便想清楚了一切,離開這個花魁酒會,離開這艘龍船,越快越好,一刻都不能耽擱,“拿好你的東西,跟我走。”

拽了錢書笑一把,葉缺直接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錢書笑疑惑的問道。

“別問那么多了,先離開這里。”葉缺語氣已經有些焦急。

“現在就走?拍賣會還沒有結束呢!”

“結束就來不及了,這里很危險,會出人命的,到時候我都護不了你。”

此時此刻,看臺上的白魚剛剛介紹完,雙手放到銀色水晶的上方,輕輕一拍,似乎是觸動了什么機關,水晶球應聲而開。

那枚水滴就像是呼吸到了氧氣一般,慢悠悠的飄到了半空之中,然后開始散發出一絲微弱的柔光,柔光就像是波紋一樣,一下一下的擴展開來,看似柔弱,卻可以任意穿過船板,穿過人的身體,然后擴展到遠方。

“不好,快走。”葉缺也不再理會錢書笑的疑問,直接拽起他就往船樓外面走。而現在的其他賓客則全部被河卒秘鑰的神奇所吸引,全都目不轉睛的盯著看臺上。

說時遲那時快,也就在葉缺往門外走的時候,一個塵寰閣的低級執事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一進大廳就徑直朝著龍船的總負責人,塵寰閣二級執事冷無心跑過去,整個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慌慌張張的,沒有一點執事的模樣。

“轟!”

一聲沉悶的巨響從大廳外傳來,整個龍船都被震得搖晃了一下。

原本還晴空萬里一片云彩都看不到的洛水,此時此刻,忽然就變了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大團黑云從遠方飄來,天空變得越來越陰暗。

“轟隆!”

震耳欲聾的雷聲自天穹深處傳來,一道電光劃破天際。

雷云翻滾聚集,似乎將整個天地都要遮蔽一樣。

遠山與黑云的交界處,一大群血色的烏鴉遮天蔽日般飛過,留下陣陣污穢的叫聲。

“怎么回事?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冷無心看著跑到自己身前的執事,呵斥道。

“大,大人,不好了,外面有妖怪。”

“轟!”

又是一聲巨響。

簡單的一句話,加上忽然開始搖晃的龍船,還有變了天,整個大廳中的賓客立時間就騷亂起來,所有人都開始站起來。有的人開始高聲質問,有的人開始咒罵,有的人還開始往大廳門口擠。

尖叫聲、呵斥聲、質問聲、咒罵聲,不絕于耳,整個龍船大廳頓時亂成了一鍋粥。

“啪!”

大廳的門再次被推開,這次進來的是一名全身浸滿了鮮血的男子,這人身上的衣服已經看不清是什么顏色了,根本分不出是哪級的執事。不過最引人矚目的還不是他的衣服,而是他手中的劍,一把玄鐵精劍,此時竟然崩壞了七八個豁口,有幾個一看便是被巨齒咬開的。

“大人,外面快頂不住了,請您趕快派人支援。”

而這時,距離大廳門口最近的賓客也終于看清楚了外面的情況。

龍船的甲板上,早已經不再是最初的模樣,滿地都是血水,還有十幾頭滿目猙獰的狡蜥。幾十名穿著塵寰閣執事青衣的男子奮力的揮舞著手中的刀劍,刀劍上有自己的鮮血,

也有狡蜥的綠色唾液。

很明顯,這些狡蜥是突然發動的襲擊,身在甲板上守護的執事,有很多都是在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被咬傷或者咬死的,也有被拖入河中不見蹤影的。

整個過程,從發生到現在的兩方對峙,最多不過三十個呼吸,而大廳里的人感覺到的震動,便是這些狡蜥跳上龍船所發出的。

“這是什么東西?”

“妖怪!這些妖怪竟然會吃人!”

“剛才還好好的,怎么一轉眼就成了這個樣子?”

“我還能活著回到洛陽城嗎?”

“我不想死,我不能死,我還有好多錢沒花呢!”

站在門口的人不看還好,一看,立時間就變了臉色,好幾個富商直接就吐了出來,然后轉過身拼了命的往大廳里面擠。

“閃開,閃開,外面有妖怪,趕緊閃開!”

“不想死的趕緊閃開!”

而站在里面的賓客很多人并沒有看到外面的情況,還踮著腳想要看看熱鬧。

“通知整個龍船上的所有執事,立即進入一級戒備狀態,所有人馬上到一樓大廳門口集合。”冷無心聽完屬下的匯報,馬上就作出了反應,而他自己也開始迅速往門口方向擠過去,只不過,此時的人群已經徹底亂了,大家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并且全部擠在了一起。

“讓讓,讓讓,都讓開,大家不要亂,先讓出一條路。”

“大家擠在一起誰都走不動。”

“你怎么不讓開呢,沒聽到外面有妖怪嗎?”

看著眼前的騷亂,葉缺是一臉的無奈,“千算萬算,無論如何也沒算到,在這花魁酒會上會遇到河卒秘鑰,自己已經反應的足夠快了,可還是沒能逃脫。現在看來,這艘龍船應該是已經被怪獸整個包圍了。”

瞥了一眼門外的綠色身影,“狡蜥嗎?果然是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