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狡蜥(二)
鳳梨蘋果
2020-05-25
似乎是料到葉云海不會罷手,錢書笑到是沒有生氣,轉過頭看著葉云海,“葉公子,五十萬兩買這把弓,真是有雅致啊,請問你懂怎么使用嗎?還是說你本來就有拉開這鸞巢的神秘法門?”

“這就不用你來操心了,我喜歡這把弓,千金難買我愿意。”

“千金難買你愿意?那也要你有千金啊!白魚姑娘,我要求查驗他在貴閣的押金登記,付完剛才那些拍品的款項,他還有沒有五十萬兩?如果沒有的話,他就是惡意競價,我可以要求凍結他對這件寶物的競價資格。”錢書笑沖著白魚拱了拱手,然后跟她旁邊的青衣人示意了一下。

一個將軍府的公子能有多少錢,錢書笑心里是有個大概了解的,更何況這洛陽城中,最大的錢莊可就是他家開的。今日葉云海已經買了七八件寶物,哪里還出得起五十萬兩白銀,他錢書笑是不怕花錢,但他又不是傻子。

半響過后,一個灰衣小廝悄悄的走到葉云海的身邊,“葉公子,您名下登記的數目已經不夠支付這件拍品了,穿青衣的那位冷大人讓我轉告公子,適可而止。”

同時,另外一名灰衣小廝也來到錢書笑身邊,“錢公子,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宰相肚里能撐船,一會兒請再加一次價,就算是給塵寰閣一個面子,過后,我們會將此件拍品的溢價,如數補還給您。”

看了看葉云海的表情,

又看了看臺上那位一直不言不語的青衣人,錢書笑便知道,這鸞巢已經是屬于自己的了。他到是沒有打算落井下石,做生意講究的就是和氣生財,與人方便。

五十萬零一兩。”錢書笑舉了舉手又喊了一次價。

果然不出所料,很快白魚便宣布了鸞巢的歸屬,并且親自給自己送了過來。

剛接過鸞巢,錢書笑就聽到身旁的葉缺深深呼了口氣。

“咔!”

一聲清脆的響聲。

春秋子母十三劍的劍匣應聲而開。

“搞定。”葉缺一拍手隨后立即就將劍匣的蓋子關上了。

即便是這樣,整個船樓大廳,在這一刻,幾十個目光齊刷刷看向了葉缺。

普通人可能沒有絲毫感覺,就像錢書笑,距離葉缺如此之近,就沒有任何感覺。可只要是修行者,甚至是林媚兒這樣的二品武夫,在葉缺解開春秋子母十三劍的那一瞬間,都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劍意。

此劍意,洶涌澎湃,如大江大河,而且是一波接一波,整個過程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

“那是何物?竟然有如此鋒銳的劍意!”一直站在白魚身邊,面無表情的青衣人自言自語的說道,他是本次花魁酒會龍船的負責人,塵寰閣二級執事冷無心。

“這錦盒似乎并不是此次拍賣會的拍品,難道是這人自己帶來的?為何在此時打開呢?”冷無心一臉的疑惑。

這時,一塊銀色的水晶球被白魚盛到了臺上,水晶球中似乎存放著一枚水滴。神奇的是這枚水滴在沒有任何人碰觸的情況下,不斷的變幻著形狀,一會兒是球形,一會是菱形,一會兒又變成了尖刺,詭異莫測。

而葉缺恰好在此時抬起頭,看到了這枚水滴,處變不驚的他,此刻,汗流浹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