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洛水河怪(二)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25
“如果你有心修行,回去我可以傳你一本煉氣法門。靠丹藥修成先天,畢竟不是正道,要想以后再有精進,務必潛心修行,不可偷懶。”葉缺看了一眼錢書笑,“類似青樓那種地方,能不去還是不要去了,有損元氣。”

“書笑一定謹記先生教導。”錢書笑嚴肅的道,“那依先生之見,我用什么法寶合適呢?”

說完錢書笑尷尬的搓了搓手,身在拍賣會的現場,看著琳瑯滿目的法寶,雖然知道有些確實如葉缺所說,貨次價高,但還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購買欲。

“你沒有經過系統的修行,如果與人爭斗,近身之后會很被動,最好是使用一些遠距離的法寶,類似……”

葉缺剛要說,臺上的白魚便呈上來一把摸樣古怪的弓,“鸞巢枯槁弓,

出自十萬大山深處,傳說此弓射時無需箭,弓弦可自行匯聚靈箭,只是法門失傳已久,等待有緣人開發,非常有收藏價值。”

“鸞巢怎會在這里出現?這不是峨眉那位大姐的法寶嗎?”葉缺奇怪的說道,然后示意了錢書笑一下,此弓不錯,很適合你,法門我這里就有,拍吧。”

就在葉缺想著鸞巢是怎么跑到塵寰閣手中時,在龍船外面,洛水之上,已經游了很久的刀十四,終于看到了河岸。

“葉缺,錢書笑,我記住你倆了,今日之辱,來日必當雙倍奉還。”刀十四抬了抬自己酸痛的肩膀,罵罵咧咧的嘀咕道。背著二十斤重的血刀,整整游了一個時辰,換了誰心情都不會太好,也就是他這邁入先天之境的身體,如果換了林媚兒這樣的二品武夫,還不一定會怎么樣呢。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風流公子哥兒,竟然敢這么羞辱我,你給我等著。”刀十四咬牙切齒的喊道,越喊越覺得憋屈。

“呸。”吐了一口河水,刀十四眉頭都快皺成苦瓜了,“這洛水怎么這么澀,還有點臭,奇怪,平時怎么感覺不出來呢?”

看了看河岸,目測還有不到一百米的距離,“真他娘倒霉,晦氣,早知道就不去參加這個什么狗屁的花魁酒會了。”

或許是太過氣憤,也或許是馬上就要上岸了,刀十四整個人對周圍的環境都有些松懈,甚至都沒有發現自己腳下游過來一個黑影。

很詭異的黑影,如果深入水底看就會發現,整個黑影長度大約兩米左右,蜥蜴頭,魚身,狼爪,背上還有一層深褐色的甲殼,尾巴又粗又長,嘴格外的大,滿嘴獠牙,牙縫里更是不斷往外滲著綠色的粘稠液體,綠色液體很快就會溶于水中,刀十四剛才說的臭味,很可能就是因為這個。

很明顯,此怪獸,非人間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