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洛水河怪(一)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25
葉缺現在對那個所謂的幽州十里堡古墓到是頗感興趣,能出土這件乾坤袋,而且里面還有聚氣淬體丹,說明這古墓的主人絕非常人,很大幾率是一名修行者,而且境界不低,因為在這乾坤袋里,還有一樣東西,尋常修行者除非有大機緣絕對無法得到。

那是一個刻滿篆文的錦盒,如果葉缺沒有記錯,應該叫春秋子母十三劍,內里藏著十三把靈劍,一把母劍,十二把子劍。

此篆文錦盒是根據太乙九宮占盤演化而來,不懂解掛者,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打開錦盒,如果想從外部強行破開,整個春秋子母十三劍就會自爆,玉石俱焚。

篆文錦盒便是春秋子母十三劍的劍匣。

劍匣正面按照八卦位置和五行屬性排列,九宮與各氣節的日數靈樞完全一致。劍匣的形狀是一個不太規則的圓盤,圓盤過圓心刻有四條分線,每條等分線兩端印一君對九姓,二對八,三相對七將,四對六,與上古時期的洛書布局有異曲同工之妙。九上一下,三左七右,以二射八,以四射六,又與乾鑿相合。

九宮、八卦、圓心、分線,在這錦盒劍匣上都可以左右移動旋轉,若想將其打開,必是潛心鉆研相術之人不可得。

“諸子春秋十三姓,緣起緣落魚化龍。”葉缺頗有感慨的道,“上一世你跟了我那青丘劍門的師兄,今生你與我有緣,就跟著我便覽三界風云吧。”

說著葉缺的手就開始在錦盒上左右轉動。

對于相術葉缺并不精通,可這春秋子母十三劍的解法他卻是了然于胸,因為這本來就是他青丘劍門的寶物,如果這次不是葉缺出手,之后也會輾轉流入青丘,最后被他的師兄獲得。他的師兄潛心研究三旬,終于解開,期間種種心得更是與葉缺傾心討論過。

很快葉缺手中便傳來吱吱咔咔的輕響。

如果聚精會神的聆聽,能夠感覺到無數個精密機關被調動,容不得一點失誤。

“先生,此物是?”錢書笑看著葉缺神情專注的撥弄手里的錦盒,連臺上的拍品都顧不得看了,頓時有些好奇。

“此物名春秋,內藏子母十三劍,算是一件真品,但不太適合你。”葉缺簡單介紹了一下,手中動作卻未停,十個手指撥弄的速度極快,都要出現殘影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只要先生喜歡,就是先生的。”錢書笑手里攥著聚氣淬體丹,他已經心滿意足了,一個月便能鑄就先天之境,放在以前,連想都不敢想,“下面應該會有一批攻擊類的法寶,您看?”

“放心,不耽誤。”葉缺抬了一下頭便對此時臺上的拍品做出了鑒評,那是一把黑色的古劍,“玄鐵加鋝仝,懸刻風咒,速度尚可,鋒度一般,一階下品的法寶,不值得重金購買,如果喜歡,有時間我為你煉制一把。”

三界中的法寶也是分品階,從一品到七品,品階越高,威力越盛,每階又分上中下三品。在如今的修真界,法寶的質量大多數都在一品到三品之間,過了三品便可被評為仙物了。這跟修行境界是相輔相成的,當年葉缺飛升時,境界便是四階天啟,破雷劫的法寶也是三階上品的真劍莫言。

春秋子母十三劍,只要十三把靈劍在一起,便是介乎于二階上品到三階下品之間的法寶,在修真界已經算是相當高端了。

修真界,十大宗門的鎮宗之寶一般都是四階起步,小宗門的鎮宗之寶一般也要在三階之上,所以能在此處意外得到春秋,已經算是很幸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