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內有乾坤(二)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24
“先生,這件鐲子怎么樣?”錢書笑已經打定主意,不管好壞,每件必問葉缺。

葉缺瞅了一眼臺上,“普通玉器,加了一道清靈符,一年之后,靈符自會消散,屆時與凡物無異。”

“這樣啊。”錢書笑眼珠一轉,“六萬。”

錢書笑可不是一般人,別人怕他葉云海,他可不怕,每年錢府給朝廷供奉的銀子可是一般人無法想象的,還有每次出征討伐異族,哪一次不去錢府征招軍餉?年復一年下來,可想而知,單就免死金牌,錢府秘庫里就存放著十塊,還有那斬不斷理還亂的香火情,就連當今的貴妃娘娘都是錢書笑的親姑姑。

將軍府?

誰怕誰還不一定呢!

聽到有人抬價,葉云海皺了皺眉頭,尋著聲音望過來,他倒要看看是誰這么不長眼。當看到是錢書笑時,哼了一聲白癡,到是沒了意外的表情,錢書笑本來就是紈绔子弟,出了名兒的敗家子,跟他搶也算正常。

“七萬。”葉云海又舉了下手,他的底線是八萬,超過八萬,多一兩他都不會再出。

看了看葉云海的表情,錢書笑想了一下,“七萬五千兩。”

“八萬。”葉云海想都沒想就報出來,他已經想好了,錢書笑只要再加一次,他就讓給對方,然后嘲笑一番,在他想來,像錢書笑這種紈绔子弟萬萬不會只加價兩次就罷手的,拍賣就是這樣,喊價喊多了是會上癮的,有時候停都停不下來。

然而,事實總會跟想象有些差距,葉云海喊完之后,半響都沒有回音兒,沒人再加價了!

“葉公子,

君子不奪人所愛,既然你如此喜歡這幅玉鐲,那就讓給你,八萬兩的鐲子,相信林小姐一定會喜歡。”錢書笑說完就開始哈哈大笑,一副欠揍的摸樣。

笑完之后,錢書笑就小聲跟葉缺說道,“知道先生不喜歡這人,今天正好有機會,坑他沒商量。”

短暫的小插曲之后,各式各樣的拍品陸陸續續開始被展示出來,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現場賓客的情緒越來越高昂,每樣拍品的成交時間被迅速的縮短,大家思考的時間也越來越短,幾乎就是憑借第一感覺。

“這把百鳥朝鳳青竹扇,出自鳳鳴山,可召喚火焰。”

“這張仁字帖,出自前朝書圣,可凝神靜氣。”

“這枚觀音丹,出自藥谷,食之必孕,求子必成。”

“這塊七彩三鉤玉佩,出自昆山,常年佩戴可增強智力,閱書一目十行。”

“這件……”

一個時辰的時間里,四十七件功能各異的拍品,如數拍出,但在葉缺的示意下,錢書笑并沒有真正出手,用葉缺的話說,“這些所謂的真品,幾乎全都是修真界流傳出的垃圾,要不就是殘缺不全,要不就是行將報廢,要不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完全跟這塵寰閣吹噓的大相徑庭,根本入不了眼,誰買誰知道,買了準傻掉。”

雖說沒有拍到寶物,但錢書笑也沒有閑著,他表面上看著一直是嬉皮笑臉,可眼睛卻死死的盯著葉云海和林媚兒,只要看到他倆對哪件東西感興趣準備競拍,錢書笑一準跟拍,不知不覺的把價格抬起來。有葉缺的鑒定,他對這些東西也有了一個大概的估算,所以,幾乎都在葉云海和林媚兒的承受范圍內就收手。

這兩位一個是將軍府的公子,一個是絕劍山莊的少莊主,真要比起做生意,估計東西的價格,哪里會是錢書笑這種打小在算盤堆兒里長大的能比的。

不說別的,就看葉云海和林媚兒現在的表情就能知道,這兩位是真的有些生氣了,這不明擺著哄抬物價嘛!可你要真說出去,也沒幾個人信,人家錢書笑可是出了名兒的敗家子,揮金如土,從來都是被坑的人,什么時候見過人家為了幾個銀子去坑人的?

啞巴吃黃連,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吧。

“下面這件拍品,錦繡晚霞香囊,出自幽州十里堡古墓,據說此香囊遇汗可散發出獨特香味,香飄百米,香味有調和陰陽之功效,起拍價白銀五千兩。”

白魚的話剛說完,葉缺就愣了一下,然后瞇了瞇眼睛,仔細瞅了一眼。

錢書笑從頭到尾都在關注著葉缺,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異常,“怎么說?這件東西有古怪?”

葉缺依然是面無表情,不動聲色,整個人跟方才一模一樣,也不見嘴唇動,錢書笑的耳中就傳來了聲音,“什么亂七八糟的錦繡晚霞香囊,還香飄百米,還調和陰陽,懂不懂啊!這分明就是一個乾坤袋嘛,只不過造型別致了一些,袋子上也加了一個隱匿的封印,不仔細看很容易被騙。”

“算是寶物?”錢書笑小聲問道。

“不算里面可能有的東西,光這個袋子就不止五千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