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仗勢欺人(二)
鳳梨蘋果
2020-05-23
錢書笑瞇著眼睛,笑瞇瞇的說著,而刀十四的臉色已經成了豬肝。

“你。”刀十四面目猙獰的指著錢書笑,“算你狠。”

一咬牙,刀十四幾步走到葉缺身邊,深吸一口氣,“對不住了,剛才是我有眼無珠,請見諒。”

快速的說完,根本就沒有抬頭看葉缺的表情,刀十四低著頭轉身就走。高傲如他,能說出這句話,已經是十分難得了,他現在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丟臉丟到姥姥家了。可是他不得不這么做,他不是林媚兒,他也不是葉云海,他只是絕劍山莊的大師兄,如果因為他,而讓整個山莊的生意損失殆盡,他有一萬個理由相信,師傅一定會打死他的。

他比任何一個人都了解自己的師傅,絕劍山莊比師傅的命都重要。

“就這么走了?”錢書笑看著刀十四道完歉,竟然又開口喊住了他。

“你還想怎樣?覺得羞辱我還不夠嗎?”刀十四怒目而視,大聲喊道,他覺得自己已經足夠低頭了,足夠卑躬屈膝了,難道還不行?

錢書笑收起笑容,一字一句的說道,“剛才我已經說過了,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就不止是道歉賠罪能解決的事情了。”

“如果道歉有用,要銀子干嘛?”

“殺人不過頭點地,得饒人處且饒人,風水輪流轉,你就不怕什么時候落到我絕劍山莊的手里?”刀十四冷冷的說道。

“威脅我?”

“沒了你絕劍山莊,還有其他山莊,失去了我錢氏,你去哪兒賣你的兵器,誰家有能力把貨鋪滿整個一都九城十六州?”

“還有,我提醒你一句,你是你,絕劍山莊是絕劍山莊,你確定自己能代表絕劍山莊嗎?你這么說話,你師傅知道嗎?”錢書笑拿出最后的殺手锏,他很清楚像刀十四這種人最害怕什么。

“好,好,好。”

刀十四被說的啞口無言,卻又無力反駁,錢書笑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利劍一般,直刺他內心最軟弱的地方,也是他最害怕的地方,一針見血。

“算你狠!”

“

說吧,你到底想怎樣?”刀十四現在的表情不再是面目猙獰,更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已經放棄了抵抗。

咂了一下嘴,錢書笑露出勝利者的笑容,而后一指龍船外的洛水。

“從這里跳下去!”

“滾出龍船!”

錢書笑本身就是洛陽的紈绔子弟,最擅長的就是仗勢欺人,哪里會讓刀十四一句對不起就混過去。

聚在船頭的賓客算是開了眼界。

短短時間內,一波三折,他們眼中的窮小子竟成了站到最后的贏家。滾出龍船,跳入河中的竟然會是絕劍山莊的大師兄,而且還是自愿的,無人強迫,誰都沒理由阻攔。

對于這種事情,塵寰閣自然是不會太過干涉,只要不破壞規矩,怎樣都行,而且像今天這種事情很容易就會成為賓客茶余飯后的談資,也算是免費宣傳了,何樂而不為。

“大家請移步船樓,花魁競選已經結束,珍寶拍賣馬上就要開始了。”一名身穿青色長袍的男子朗聲說道,然后很快就有十數名侍從魚貫而出,引領著賓客登上了船樓。

葉缺跟錢書笑是最后登樓的。

“葉先生,剛才真是抱歉,我回來的有些晚,確實是沒想到,在這塵寰閣組織的花魁酒會上竟然會有人如此無禮。”錢書笑滿臉歉意的說道,他確實是有些不好意思,是自己帶著葉缺來這里的,卻讓人家平白無故受了一頓氣。

葉缺擺了擺手,“無妨,原本就與我有些淵源,還要多謝你幫我解圍。”

錢書笑連忙推辭,“其實我也沒做什么,只是仗勢欺人罷了,他們有求于我錢家,所以不敢不從。”

“我不擅長說,也怕麻煩,你能用嘴解決,已經很厲害了。”葉缺說的客氣,但錢書笑聽著卻有些弦外之音。

不擅長說?那擅長什麼?不言而喻。

心頭一緊,錢書笑急忙說道,“葉先生,這里是塵寰閣,雖然明面上看著普通,但是據說高手如云,甚至還有傳說中能飛天入地的神仙人物,不到萬不得已,切記不要在這里動手。”

“神仙人物嗎?”葉缺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遠處那名身穿青色長袍的男子,“通靈之境都沒有達到,這都能算神仙人物?”

沒有回應錢書笑的叮囑,葉缺自顧走上了船樓,跨過木梯的時候,錢書笑正好趕上來。

回頭瞭望洛水,正好看到刀十四的人影在水中時起時落,看樣子是要游著上岸了。

“回頭你可以找找那個刀十四,告訴他,他欠你一條命。”

葉缺面無表情,淡然的說道。

“如果不是你出現,他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說完,葉缺背著手就走進了船樓大廳,留下錢書笑一個人回味。

初春時節的洛水,水勢并不湍急,雖說前幾日下了幾場小雨,但水位在正常值以內,此時距離梅雨季節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所以龍船停放在洛水中央,平平穩穩,絲毫不帶搖晃。

龍船的下方是成群結隊的魚群,再往下是郁郁蔥蔥的水草,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河瑚,一切相安無事。只是不知何時,最底部的淤泥開始慢慢泛出一顆一顆的小氣泡。

岸上,遠方,蘆葦叢邊,兩個身影,若隱若現。

再遠一些,山與云的交界處,數十道劍光飄忽不定。

晴空萬里的洛水。

此時。

起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