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仗勢欺人(一)
鳳梨蘋果
2020-05-23
那兩位被錢書笑指著鼻子罵的塵寰閣高手,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依然是無喜無憂。看了一眼錢書笑扔過來的請柬,確認是真物,便自動退到了一旁,他們沒有理由再為難葉缺,塵寰閣開門做生意,哪里會與銀子過不去。

“這人是誰啊?如此猖狂!不怕出門被打嗎?”有人疑惑的小聲問道。

“他你都不認識啊!不是洛陽本地人吧?他叫錢書笑,錢府的獨孫。”立刻就有人解釋。

“他家很有錢嗎?”

“富可敵國不敢說,敵一城是綽綽有余的。”

見到錢書笑給葉缺撐腰,刀十四明白,今天想讓這位出丑是肯定辦不到了,為師妹出氣只能另尋他日,只是想不明白,為何一個鄉下窮小子會認識洛陽的風流公子哥兒,兩個人根本就是生活在兩個世界,完全不應該有交集嘛。

冷哼一聲,刀十四遠遠的朝著林媚兒做了一個抱歉的表情,然后就準備離開,他對花魁競選可不敢興趣,弱水三千,他獨愛一瓢,不管師妹能不能成為他的伴侶。對于他來說,最后的珍寶拍賣才是重頭戲,如果能為師傅求得一份大禮,也算不需此行,眼瞅著他老人家五十大壽就要到了。

“等等。”

正當刀十四要離開的時候,錢書笑忽然叫住了他。

“剛才是你喊著讓葉先生滾下龍船的嗎?”

說完,錢書笑恭敬的指了指葉缺,“葉先生也是你能隨便呵斥的嗎?”

錢書笑此時此刻內心其實是動了真怒的,塵寰閣的人他能喊,但不能動手,他雖然有些底氣但是牽扯太多,得不償失。但是你刀十四是個什么東西?跟葉缺相比,狗屁都不是。

要知道,葉缺可是錢書笑的救命恩人,又是他選中的命中貴人,第一個真真正正想要傾心交往的人。或許在他爺爺或者父親身邊也有類似葉缺一樣的高手,可那都是自己的長輩,并不是自己這代人,也不是自己的親信,注定要做錢氏家主的他是要為以后提前謀劃的。

現在他看重的人被刀十四一個莽夫羞辱,這比羞辱他自己都嚴重。

“你想怎樣?”刀十四認得錢書笑,所以有些顧慮,說話要客氣很多。

“跟葉先生道歉,賠罪,求他老人家諒解。”錢書笑理所應當的說道。

“跟他。”刀十四指了指葉缺,“道歉?”

“還要請求他老人家諒解,他毛長齊了嗎,也敢稱作老人家,可笑。”

錢書笑似乎是料到了刀十四會這樣說,“機會我給你了,現在道歉,一筆勾銷,一會兒可就不止是道歉賠罪了。”

刀十四面色如常,仿佛沒有聽到錢書笑的話一樣,抬腳就要走。

他懶得跟這種風流公子哥兒一般見識。

“洛陽城一年的兵器采購。”錢書笑瞇著眼冷冷的說出一句話。

刀十四聞言腳步一頓,扭頭看向錢書笑。

“我是錢氏的獨孫,我的話就能代表整個錢氏家族,你可以不相信,咱們試試。”錢書笑聳聳肩,“反正我不怕。”

權衡錢書笑這句話對絕劍山莊的影響,跟自己的面子加上林媚兒的面子,孰輕孰重?最后一咬牙,刀十四選擇沉默,只是臉色已經難看的厲害。

“有骨氣!”錢書笑聲音提高了一些,“一年不行?那三年呢?”

刀十四的腳步瞬間沉重如山。

“還不行?”錢書笑盯著刀十四的背影,聲音再次提高,“那如果整個錢氏所有的店鋪,全部下架絕劍山莊的兵器呢?”

“如果從現在開始,錢氏斷絕跟絕劍山莊的一切交易呢?”

“你猜猜,絕劍山莊一年還能掙幾兩銀子?”

“絕劍山莊還養得起弟子嗎?承包官府的礦山還交得起租金嗎?”

錢書笑停頓了一下,掰著手指算了算。

“聽說紫荊山莊、云中劍爐和青城山,他們三家生產的刀劍可不比你們家的差,價格似乎也更便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