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為我斟杯酒(二)
鳳梨蘋果
2020-05-22
“我并不是這塵寰閣的下人,如果想飲酒,可以自取,也可以找其他人幫忙。”葉缺沒有接林媚兒的玉杯,在他看來,自己這樣解釋已經可以了。

無知者無罪,這姑娘并不是故意冒犯他的。

“不是塵寰閣的人?那你是誰家的仆人,主子呢?告訴他,林媚兒借他仆人一用,斟一杯玉薤。”林媚兒聽了葉缺的解釋,伸向他的手卻沒有退回來。

“記得斟滿。”

天生媚骨的女子,看著葉缺,表情卻是清雅高傲到極點,就像一只白天鵝。眼下說出這般無理的要求卻像家常便飯,理所應當一樣,就因為她是絕劍山莊的少莊主,他的父親叫林山,而她馬上就會成為將軍府的兒媳。

葉缺瞇了一下眼,嘴角向上挑了一下,然后根本就沒再搭理林媚兒,直接就繞開他走了,跟這種沒有禮貌的姑娘對話,葉缺覺得完全就是在浪費人生。

“這人實在是太放肆了。”林媚兒旁邊的人一臉氣憤的說道,不過仔細看那微表情,氣憤中竟參雜著一絲嘲弄,“林女俠,你不是厲害嗎?怎么連杯酒都沒人給你倒,看來你們絕劍山莊還是不行啊,名氣根本鎮不住人,穿成那樣兒的仆人都敢無視你。”

“就是,不能輕饒了他,必須給他點教訓。”又是一個拱火不怕事兒大的。

聽著耳邊陰陽怪氣的對白,林媚兒的無名火,騰騰的就燒到了胸口,她本來就不是個好脾氣的主兒,又極愛面子,葉缺現在當眾讓她下不來臺,在她看來就是赤裸裸的挑釁,就是在羞辱她。

而且葉缺最后那個表情,挑那一下嘴是什么意思?以為我看不到嗎?你一個仆人,嘲笑誰呢?你有什么資格嘲笑人?你也敢嘲笑人?

想到這里,林媚兒一拍身下的木椅,騰地站了起來。雙目死死地盯著葉缺,一步一步的朝他走過去,

背在身后的雙手,已經開始慢慢蓄力。自小習武的她,實力已經非常接近二品武夫,再加上她的父親隔三差五的用真元為其調理經脈,就算是對上真正的二品武夫,她也有自信戰勝,如果是生死之戰,憑借絕劍山莊的不傳之秘,她自信可全身而退。

十步的距離,她已經盯死了葉缺背后十數個大穴,只要一指,最少都能令葉缺在床上躺三個月。

林媚兒到是沒想傷人性命,但這口惡氣必須要出出來,不能讓人小看了她,這不僅關乎她的臉面,還關乎絕劍山莊的臉面,甚至是將軍府的臉面。

“風池穴?”

“身柱穴?”

“還是懸樞穴?”

林媚兒指尖的蓄力已經完成,這時候距離葉缺只有不到三步,她的大腦中已經極快的演化的一遍全過程,身體從葉缺左側穿過,右指直刺懸樞穴,葉缺會有兩秒鐘的暈眩,足夠自己將一旁的椅子移到他的身后,待他倒下后,自己會將其拽到一旁,遠看只會以為是睡著了。

“用七成力,足夠他在床上躺三個月了。”看了一眼葉缺的身板,“還是五成力吧,這人的身板太過瘦弱,如果在塵寰閣鬧出人命,總歸是有些麻煩的。父親說了,還沒過門,不能給夫君家惹麻煩,要淑女。”

“好,就五成力。”林媚兒嘀咕了一句,身子便從葉缺左側走過,背在身后的右手,指尖猛地刺向葉缺的懸樞穴,同時,自己的左手已經抓住了一把椅子,只等葉缺暈倒。

想象中的畫面并沒有實現。

“手感不對,刺空了!”

林媚兒心頭一涼,她想過葉缺會提前暈倒,或者發出一聲慘叫,可無論如何她都沒想過自己會失手,她可是二品武夫,江湖中有名有姓的女俠,絕劍山莊的少莊主。

偷襲一個小廝,會刺空?

這不科學!

迅速收手,側身,站定,看向葉缺,依然是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仿佛又在嘲弄林媚兒。

“找死!”林媚兒輕喝一聲,腳下發力,一步就近了葉缺的身,力道比方才加了兩成。

別看是近身搏斗,這林媚兒將一套‘劍指柔’耍的是迅猛非凡,招招尋的都是人體最柔弱的命門。剛開始林媚兒臉上的表情還是鎮定自若,片刻之后,便是有些驚詫了。

一套劍指柔,三七二十一招,到最后竟然連葉缺的衣角都沒有摸到,更別提什么傷人性命,讓人三個月下不來床了。

這時候,林媚兒已經算是徹底明白為什么葉缺會對自己不予理睬,還會露出嘲諷的表情,人家有底氣,人家已經看透你的修為了,還讓人家給自己倒酒,還說人家是仆人。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井底之蛙說的就是自己。

林媚兒手上動作未停,臉頰已經是有些發紅發燙了。

不是力盡,是無地自容。

“這人真是無恥,修為這么高,還穿成這樣,分明就是扮豬吃老虎嘛,可恨。”

“媚兒,住手!”

就在這時,葉云海的聲音忽然出現,同時,兩個塵寰閣的高手悄無聲息的走了過來。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將軍府的私生子,還真是陰魂不散啊,一個鄉下來的窮小子,竟然也有資格登上龍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