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魁酒會(二)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22
到底是用椅子扶,還是用手扶,錢書畫到是不挑,撐著椅子便爬了起來。剛起身抬手便朝葉缺肩膀上拍了一下,或許是因為距離太近,也或許是因為葉缺根本就沒有料到,

這一巴掌還真讓錢書畫拍到了,“謝謝了啊,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經聽阿笑說了,是你救的我。難怪這段時間,老是覺得沒精神,手腕還一直疼,原來是被妖怪蠱惑了,還讓我沒日沒夜的畫畫,虧這妖怪想得出來,本小姐……”

錢書畫指手劃腳的越說越起勁兒,可話還沒說完,就見旁邊的葉缺,表情越來越難看。

隨后就看到了葉缺肩膀上留下的灰色巴掌印,比了比自己的手,錢書畫尷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沒注意,沒注意。”

一邊笑,錢書畫一邊說道,“我是來表示感謝的。”

“你弟弟已經謝過了。”

“他是他,我是我。”

“好,那你謝吧。”

只見錢書畫鬼鬼祟祟的從衣服袖子里掏出一本書,并且鄭重其事的放到葉缺身前,“這是我之前花重金求得的秘籍,本來是要自己用的,但聽說你是高手中的高手,那還是先給你用吧。”

“怎么樣,這誠意夠吧。”錢書畫底氣十足的說道。

葉缺看了一眼身邊的所謂秘籍,當即就轉身離開了,一句話都沒說。

“喂,秘籍你都不要啊?你干脆別叫葉缺了,叫缺心眼兒多好。”說完錢書畫還小心翼翼的把那本‘秘籍’又收了起來,“不要拉倒,本小姐還不稀罕給你呢,回頭送給我家云海,他一定喜歡。”

錢書畫把‘秘籍’收起來的瞬間,只見那發黃的封面上,寫著剛勁有力的四個大字,“絕世秘籍!”

至于葉缺,真是懶得搭理這個奇葩大小姐,“說我缺心眼?可笑,白癡都能看出來那東西鐵定是騙人的,誰家的秘籍起個絕世秘籍的名字?這不開玩笑嘛!”

剛走出去沒幾步就遇上了匆匆趕來的錢書笑。

“先生,昨晚休息的還好吧。”錢書笑雖然看上去有些匆忙,肯定有事,但還是先問候了葉缺。

想了想剛才神經病一樣的錢書畫,葉缺張嘴就說,“不好。”

兩個字算是把話給聊死了。

“這……”

“說吧,什么事兒?”葉缺看錢書笑憋的實在難受。

“花魁酒會今天便會開始,咱們得趕快去了,路有些遠,需要坐船,可能要委屈先生一段路程。”錢書笑說著從懷里取出來一個紅色的請柬,遞給葉缺。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春雨過后的神都洛陽美不勝收,城外的洛水更是波紋蕩漾,岸邊綠樹紅花,錢書笑跟葉缺坐著一條豪華的游船順流而下,據錢書笑說,這花魁酒會,每次召開的地點都不一樣,這次是在洛水下游的鐵甲龍船上。

葉缺坐上船的時候,將軍府的大門也打開了,葉云海領著一隊人馬奔馳出府,他手上也握著一份紅色請柬,洛水岸邊同樣有一條船在等著他,船邊站著一個姑娘,一顰一笑媚到了骨子里。

千里之外的長安城,有座樓,高十八層,樓前掛一匾,上書‘摘星’。

此時,摘星十八樓的頂樓,一名老者雙目通紅,在他的身前直愣愣的豎著十三枚銅幣,“星辰變,尸骨山,萬妖出,河卒現。”

“天地無常,生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