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晝妖(二)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21
頃刻之間,屋內所有的霧氣全部開始向畫卷前聚集,極短的時間便濃縮成一面氣盾,可依然無法阻擋葉缺的那道劍氣。

一力破萬法。

這畫妖跟葉缺相比還是有些太嫩。

“仙師饒命!”

勝負已分,這畫妖一改方才的張狂,張嘴就是哀求。

“求仙師放過小妖。”

“做亂人間,還想求生?”葉缺右指虛抬,左指被于身后。

“小妖對天起誓,絕對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最多就求了些許的香火祭拜,不敢害人性命的。”畫妖可憐兮兮的求饒,連幻化出的霧氣都變得柔弱了許多。

“真沒害過人?”葉缺問道。

“絕對沒有,求大人放小妖一條生路,來日必當重謝。”畫妖說的是振振有詞。

“那好,你現出原形,待我查驗一番,只要是沒傷人性命,我答應你,不會毀了那山水畫卷。”葉缺語氣有些緩和的說道。

“謝謝大人。”

話音剛落,三眼妖獸與那氣盾便消失在霧氣之中,一個白胡子老頭跪著出現在葉缺身前,五體投地。只是在視線看不到的角度,這老頭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大人,請您。”

白胡子老頭話都未說完,只見一柄虛幻的青色靈劍猛地穿胸而過,剛才停駐不前的劍氣也繞了一圈化為一陣細小的劍雨,眨眼間便將這老頭斬殺的形神俱散,一絲殘渣都不留。

“都說了,像你們這種小妖,修行都沒修明白呢,就不要出來害人了。”

“求饒要是就能活命,降妖師還不全都喝西北風了,說自己沒害人?騙傻子呢,用鼻子聞都能聞到戾氣。”嘟囔了幾句,葉缺伸手就把掛在墻上的山水畫摘了下來。

這畫妖被自己斬殺之后,靈力可都返回了畫卷之中,像這種修行幻境的妖怪,

一般來說,攻擊力都不算太高,但是它的本命法寶肯定靈力豐厚,現在葉缺正好需要,就當是酬勞了。

漫步走出房間,朝錢書笑擺了擺手,那家伙立刻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先生,結束了?”剛才錢書笑還有他身邊的幾個下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三眼妖獸,那血盆大口,可是兇殘的緊呢。

“不成氣候的小妖怪,已經被我收服了,這畫卷就是它的本命法寶?”葉缺舉了舉自己手中卷起來的山水畫,看樣子還想還給錢書笑,“你還要嗎?看品相應該值不少錢呢。”

所有人,包括錢書笑,就像是被蜜蜂蟄了一樣,全都往后急退好幾步,錢書笑更是連連擺手,“先生,您還是趕快把這東西收起來吧,我可不敢要,會死人的。”

“您別嚇我了,我膽小。”

“那我可收起來了。”葉缺隨手把山水畫卷收到自己身后,然后抬頭看了看月亮的位置,“時候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指了指錢書笑,“你姐姐現在應該是睡著了,你去找人把她送回自己房間休息吧,她這幾日只是中了幻術,妖怪被收服后很快就會好起來,不礙事的。”

把善后的事件交給錢書笑去處理,葉缺直接就回自己房間了。

房間的擺設相當奢華,看來確實是錢家招待貴賓用的,沒有理會這些,葉缺關上門便拿出了剛才那副山水畫卷,將其工工整整的擺在屋子的正中間,然后便開始在屋子里不斷的來回走動,每走一步就捏動一個法決。

三十七步,三十七個法決。

當最后一個法決完成時,一個塔形的法陣便成型了,而法陣的陣中央就是山水畫卷,此時此刻的畫卷散發著乳白色的柔光,一條條靈力絲線迅速從畫卷中滲出。

這個法陣是葉缺當年攻破一個魔宗時無意中得到的,名字叫偷靈法陣,能將無主法寶中匯聚的靈力提煉出來,為己所用。

盤坐在床上,葉缺很快便進入了一種入定的境界,整個偷靈法陣滲出的靈力全部開始圍繞著他盤旋飛舞。

夜色撩人,繁星滿天,注定是個不安之夜。

一夜的修煉,太陽照常升起。

昨夜還靈氣鋪鼻的山水畫卷,經過一夜的偷靈,此刻卷軸蠟黃,宣紙陳舊,畫中的山水更是墨跡模糊,看來靈力已經是耗盡。

天色剛亮,永安大街,長生橋西,牡丹樓門口,傳來一聲慘叫。

很快,上百名大理寺官兵就將牡丹樓圍了個水泄不通。

“鶴大人,從大堂到三樓,一共二十九具尸體,一名老板,三名伙計,二十五名客人,無一生還。”

被稱作鶴大人的男子是大理寺新任少卿鶴非,沒想到剛上任第二天便遇上這等大案。沒有理會手下的匯報,鶴非一個人走進牡丹樓,從大堂走到三樓,每一具尸體他都查看了一番。

“所有人全部都是被毒蛇撕咬而亡?”鶴非問道。

“回大人,驗尸官確實是這么說的。”

“為何無一人逃離此處?”鶴非看著整個牡丹樓的構造,眉頭緊皺。

“或許是因為蛇太多了,驗尸官說,能造成這種程度的傷口,昨夜這里的蛇絕對是一個恐怖的數量。”

“能有多少?”鶴非沉聲問道。

“成千上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