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蛇群(一)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20
對于修真界的法寶,其實葉缺并沒有太急迫的需求,但是今夜的小妖狐給葉缺提了個醒兒,妖界應該是已經開始入侵人間了,現在大家可能還不太關注,但留給他的時間肯定不會太長。

對于提高自己的境界,葉缺是有一個規劃的,但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有些靈藥或者材料還是需要一些機遇才能找到的,如果有現成的拍賣會,那去看看也不錯。

看到葉缺有些意動,錢書笑連忙說道,“先生,您放心,只要是您看上的東西,不用您費心,我一定為您拍下來,雙手奉上。在這洛陽城,要是比財力,咱錢家還沒怕過誰。”

“如果能遇到稱心如意的東西,我欠你一個人情。”葉缺沉聲說道。

“不敢,您能陪我去,已經是天大的人情了。”錢書笑嘴角都樂開了花。

要說錢書笑,身為洛陽錢家的獨孫,跟人交朋友是不必如此低三下四的,可錢家是商賈出身,歷代的錢氏子孫都有一雙慧眼,懂得觀人,什么人值得交,什么人值得深交,什么人值得花重金傾力之交。人是最值得投資的,錢氏為何能走到今天,就是因為總有貴人相助。

錢書笑第一眼見到葉缺,就被他的身手震撼到,更何況連自己的命都是葉缺救得,在他看來葉缺應該就是自己命中的貴人。

至于那個什么洛陽四少,酒肉朋友而已,能共甘甜,不能同患難。

沒有再搭理韓瑜等人,錢書笑直接領著葉缺離開了牡丹樓。

很快,時間便走到午夜子時,整個洛陽城也逐漸進入了一種昏昏欲睡的狀態,夜市的熱鬧也慢慢散去,牡丹樓一樓大堂的食客差不多也走光了。這時,老板正拿著算盤盤算著一天的收入,小二手腳麻利的做著收尾工作,至于二樓三樓的客人,已經是進入了夢鄉。

牡丹樓的廚房在大堂后面,廚房的左手邊有個小屋,小屋的地下是一個酒窖,存放的是平日里不經常售賣的高年份美酒,酒窖常年保持著滿窖的狀態,如果消耗的厲害,隔一段時間就會補齊。這幾日洛陽夜市來了幾個西域的馬戲團,所以牡丹樓的食客格外的多,高年份的美酒消耗的也比平日厲害,今夜正好是補貨的日子。

張小九是牡丹樓老板的親侄子,所以像這種進貨補貨的美差自然是輪不到別人的,摸了摸自己腰間鼓鼓囊囊的錢袋子,張小九哼著小曲,抱著最后一壇子陳年杜康往酒窖走去。

一只手抱著酒壇子,一只手抓著木梯,張小九走的是熟門熟路,也就三四米的高度,眨眼間就能走進酒窖,長時間的補貨,就算是閉著眼睛他都不會被絆倒。

“不必提龍鳳,不必論姻緣,你的容貌鉆進了我的心田兒。”得了酒廠的供奉,張小九心情格外的好,興致極高的哼唱著小曲兒。酒窖不小,但只有他一人,聲音的回響自然效果極佳。

“呲呲。”

“誰?”

張小九不確定的喊了一聲,剛剛他隱隱約約似乎聽到了酒窖的深處有些動靜。

“呲呲。”

剛喊完,又聽到兩聲,好像是有什么東西摩擦地面的聲音。

一絲冷汗從張小九的手心里冒出來,畢竟是午夜子時,又在這黑不拉幾的地下酒窖里,要是真有個意外,哭的地方都沒有。下意識的掏出一個火信子,張小九哆哆嗦嗦的使勁吹了幾口氣,很快火光就照亮了整個酒窖。

抬起頭,瞇著眼睛仔細看過去,整個酒窖除了上百壇子美酒別無他物,張小九長出了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擦了一下手心里的汗,人嚇人能嚇死人。

“下次絕對不在晚上補貨了,這地兒太滲人了。”張小九嘀咕了一句把手里的杜康隨手放到旁邊的酒駕上,轉身就往回走,他現在已經有些害怕了,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待著。

“佛祖保佑,佛祖保佑。”張小九一邊走嘴里還念念有詞。

可就在他轉身的一瞬間,一個酒壇子的陰影中,忽然露出一條血紅色的蛇信子,然后是一個綠色的蛇頭。也就是一個呼吸的功夫,那個綠色的影子就繞著之字形爬向了張小九,當他抬起腿往木梯上爬的時候,腳下的蛇頭剛好亮出四顆白色的獠牙。

“什么東西?”張小九只覺得自己腳腕一疼,一股酸麻的感覺就開始猛地襲來,舉著手中的火信子往腳下看去。在火信子劃過身后的過程中,張小九的眼睛也跟著瞪大了,并且露出了一種恐懼到極點的表情,他發誓,自己這輩子絕對沒有見過這么恐怖的畫面。

圍繞著酒窖的酒壇子,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蛇,黑色的、青色的、綠色的,什么顏色的都有,數不勝數。

在酒窖深處的墻壁上,火光照耀下,一個漆黑的影子投映在上面,似人非人。

一聲慘叫從地底的酒窖傳出。

奈何酒窖所處的小屋距離牡丹樓大堂實在是有些遠,這時候的廚房也沒有人了,所以張小九最后的求救聲并沒有人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