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洛陽4少(二)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19
韓瑜看了看凌亂的房間,又瞅了瞅錢書笑和葉缺,“對啊,把正事兒都忘了,美人兒呢?你把人藏哪里了,我可聽說了,那女子可是極美極美的,這次你絕對不要想著吃獨食,我告訴你,不可能。”

“你他娘。”錢書笑伸出食指指著韓瑜,深吸了好幾口都沒平復下心態,“你他娘就是個傻子。”

最后沒有辦法,直接就開始罵娘了,“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好壞不分,腦子進水,我怎么就交了你這么個朋友,氣死我了。”

“好了,你們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我沒時間跟你們在這里逗悶子。”葉缺拍拍手站了起來,看都沒看韓瑜三個人,徑直就朝外面走去,走到半路忽然又停了一下,瞥了一眼韓瑜,“無知者無畏,你是第一個敢喊我小白臉的人,你很有勇氣啊。”

冷哼了一聲,葉缺生氣歸生氣,到是沒真的動手。在他的眼中,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風流公子哥,就如螻蟻一般,人何故跟螻蟻一般見識。再說,他斬妖千萬不假,又不是殺人如麻,這可是有本質區別的。

“瞪什么瞪,哼什么哼,喊你小白臉怎么了?別以為自己長的好看就了不起,今天我是給姓錢的面子,要不然非教教你怎么做人。這個世界可不是靠臉吃飯的,是靠實力。”

說著韓瑜拍了拍剛剛走進門的一個大漢,看樣子應該是他帶的保鏢,身材壯碩,肌肉發達,手持一柄精鋼劍。

這人啊,因為無知,所以無畏,因為無畏,所以任性,因為任性,所以口出狂言。無知沒有錯,但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動招惹人就是不懂事了。

“靠實力嗎?”

“井底之蛙!”

葉缺搖了搖頭,也沒發現有任何動作,只見,那大漢手中的精鋼劍劍柄猛地繃直。

“嗖!”

一道青光閃過,快若閃電,精鋼劍憑空飛起,在空中打了一個螺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劃過韓瑜的臉龐,最后插在他雙腿之間的地板上。

劍身筆直。

入木三分。

除了錢書笑,在場所有人的后背直接就被冷汗浸透,再看韓瑜,臉色煞白,一口氣憋住連出氣的樣子都沒有了,三個呼吸之間,一股尿味就從韓瑜的褲襠位置彌散出來。

“

少,少爺,您沒事吧?”最先反應過來的是保鏢,但是也沒有往前走一步,只是哆哆嗦嗦的問了自己少爺一句,一邊說眼神一邊驚恐的瞟向屋外,生怕會有什么東西也憑空插在自己雙腿之間。

“這,這不會是傳說中的御劍吧?”跟著韓瑜一起來的何夕琦不敢置信說道。

“高手!”郝樂目瞪口呆的看著韓瑜雙腿間的精鋼劍,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

韓瑜倒霉了,這是兩個人現在腦海中最先想到的話,他們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平民百姓,作為在洛陽城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中長大的少爺,有些隱秘多少還是聽說過一些的。

比如說北方的草原深處有座王庭,那里有成千上萬的狼騎。比如盛唐的南邊有片青丘,那里有數十個修真宗門。比如這個世上真的有仙人,飛也不是夢想,等等。

回想的越多,此刻心頭的震撼就越是濃重。

這少年到底是幾層樓高的高人?記不記仇?

不管這幾個人怎么想,錢書笑是抬腿就追了出去,經過葉缺的調理,他剛剛被小妖狐折騰了一番的身體已經是完全恢復過來,甚至在錢書笑感覺中,比之前更加富有活力了。

“先生,先生,請留步。”幸虧錢書笑反應快,不然等葉缺關上房門,說什么他都沒臉,也沒勇氣去敲門了。

“你的身體已經沒問題了,不會生病。”葉缺淡淡的說道。

“這個我能感覺出來,我覺得現在就是來一只老虎,我都能將其大卸八塊。”錢書笑使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那還有什么問題?”

“我想斗膽邀請先生到我家小住幾日,這里畢竟是客棧,有些委屈先生了。”錢書笑一臉的真誠。

“這里挺好。”對于葉缺來說,穩固境界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居住條件好壞根本就不重要,就算是露宿山野一樣修行。

“我知先生不在意這些俗世細節,可救命之恩,當涌泉相報,您現在身在洛陽,無論如何都要讓書笑略盡地主之誼啊。”錢書笑再次朝著葉缺拜了一拜,“不然書笑心中有愧。”

仔細看了看錢書笑的模樣,葉缺思索了一下,眉頭皺了皺,“說實話,別來這些虛的,拍馬屁不會每次都有作用的。”

神情恰如其分的呆了一下,錢書笑尷尬的笑了笑,“什么事情都逃不出先生的法眼,請先生去我家,確實有些小事情想要麻煩您,我保證,對于您肯定是舉手之勞,絕對不費事。”

“費事。”葉缺沒等錢書笑往下說,直接就打斷了他的話,他哪里有這個閑工夫,陪你一個公子哥瞎玩兒。

不再理會錢書笑,葉缺直接就把房門砰地一聲關上了。

“先生,我只需要您參加一個花魁酒會,您只要站在我身邊看就行。”

“我知道您肯定不缺錢,可這花魁酒會絕對不是品酒的,那只是表面。”

“它其實是個拍賣會,據說每次都有寶物出現,甚至有來自青丘的修真法寶,我相信,您一定需要。”

“先生。”錢書笑鼓起勇氣輕輕敲了一下門。

執拗一聲,門竟然自己開了。

“你確定有青丘的法寶?”

錢書笑立馬舉起三根手指頭,“我拿節操擔保,絕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