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洛陽4少(一)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19
“哐當!”

錢書笑舒服的還沒回過神來,房門就被一腳踹開了。

“錢書笑,給我滾出來,你個重色輕友的家伙,說好的有福同享呢,騙到美人兒,竟然自己一個人跑出來逍遙快活,你還要不要臉了?是不是想從咱洛陽四少的組合中除名了?”

被打擾到的錢書笑,剛想罵娘,一聽到聲音,立馬一激靈的站起來,滿臉的尷尬,不等他開口解釋,葉缺跟這三位興師問罪的少爺就四目相對了。

“好,好,好你個姓錢的,你這是另有新歡了啊,看不上哥幾個了?不帶兄弟們玩兒了?厭煩了是吧?”領頭的少爺瞅了瞅凌亂的房間,咂了咂嘴,“瞧瞧,瞧瞧,動靜可真大,床都壓塌了,雙龍戲鳳,出息了啊!”

看了看端坐在凳子上一臉平靜的葉缺,這人鄙視的說道,“小白臉是比咱們懂行啊,會玩兒,看來以后這洛陽城就只有三少了,洛陽四少自今夜開始,已經成為歷史了。”

“老韓,閉嘴。”錢書笑聽著這人的話,豆大的汗珠立時間就從額頭流下來,他可是見過葉缺身手的,只用一招就打跑了妖怪,而且還是那種化酒成劍的神通,別看人家年輕,那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或許就是那傳說中的仙人也說不定,仙人據說都是駐顏有術的,不能用相貌去判斷年齡。

現在自己的兄弟,上來就喊葉缺小白臉,這要讓高手動怒了,那還不得吃不了兜著走,萬一再給他們也來上一劍,還不是必死無疑了。

“姓錢的,你讓我閉嘴?你他娘讓我閉嘴?看來你是忘了當年我替你擋板磚的大恩了,也忘了這么多年你喝過我多少美酒,調戲過我多少美妾了。”

“我今天要跟你斷袖絕交!”姓韓的少爺說著就開始朝門外喊,“誰帶劍了,給我拿一把劍進來,我要跟這姓錢的絕交。”

看著自己兄弟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錢書笑的表情都快哭出來了,這時候也顧不上那么多了,沖著韓姓少爺大吼一聲,“韓瑜,能不能給我閉上你的臭嘴,不說話能死嗎,你要是真想死,別拉著兄弟們跟你墊背。”

錢書笑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指著韓瑜的鼻子就開始罵起來,越罵越難聽,“你長沒長腦子?眼睛讓驢給踢了?這屋里的樣子,哪里像二龍戲鳳了?你丫快活的時候會把屋子拆了嗎?”

“我剛才差點讓妖怪給吃了,要不是這位先生,你們見到的就是一具尸體,要是再倒霉點,跟妖怪碰上,連你們的命都得交代了。”錢書笑恭敬的指了指葉缺,然后又惡狠狠的瞪了韓瑜一眼,“先生,這三位是我的好友,韓瑜、何夕琦跟郝樂,剛才的話多有冒犯,請您一定不要放在心上。”

說完,錢書笑還使勁拽了韓瑜一把,“快給先生道歉。”

“道歉?”

“給他?”

韓瑜一把推開錢書笑,像看瘋子一樣看著他,“你瘋了?”

“你剛才說這里有妖怪?洛陽城里會有妖怪?何夕琦,郝樂,你倆相信嗎?”韓瑜看了看另外兩個少爺。

兩個人搖了搖頭,也是一臉的不相信。

“我親眼所見,當時那只妖狐的臉就距離我這么近。”錢書笑舉起手比了一個芝麻大小的距離,“還有那條狐貍尾巴,整個纏在我的腰上,難道我還會騙你們不成?”

說完就見韓瑜三個人使勁點了點頭。

“好,你們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們總應該相信自己吧,我是跟那個妖狐一起上的樓,你們應該也得到消息了,那現在人呢?如果真是人,總不會飛出去吧,就因為她是妖怪,所以才能人不知鬼不覺的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