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高人出手(二)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18
“剛剛開始修行,能用的手段還是太少了。”葉缺搖了搖頭,表情有些遺憾,不過撿起地上斷裂成兩半的古銅羅盤看了看后,眼神立時間變得有些滲人,“這是妖界的手法!”

“這么快就已經開始入侵人間了嗎?”

“第一站就是神都洛陽?”

“膽子夠大的啊!”

這么大的動靜,很快就將客棧的老板驚動,帶著兩個店小二火速趕到了天字第一號房間門口,但是礙于錢書笑的身份,不敢直接進入,剛才誰看不出這位爺打算干什么?如果貿然推開門進去,看到什么不該看的,恐怕這牡丹樓在洛陽也就開不下去。

現在屋里已經聽不到聲音了,輕輕敲了一下門,老板慫恿小二問道,“錢少爺,您在里面嗎?剛才發生了什么?沒事兒吧?如果有問題您就喊我們,我們在門口候著呢。”

屋里沒有回聲。

“錢少爺?您在里面嗎?”

老板杵了小二一下,朝里面努了努嘴,做了一個推門的動作。

“錢少爺,那我可進去了啊。”小二做了最后的努力,一邊說著手已經放到了門把手上。

就在門被推開的前一秒,里面終于傳出了聲音。

“喊什么喊,喊什么喊,催命呢?是怕我付不起房錢還是怎么的,牡丹樓什么時候養了這個臭毛病,想偷聽少爺我行房嗎?”雖然有氣無力但確實是錢書笑的聲音。

“不敢不敢,錢少爺,您先消消氣,剛才我們都聽到了一聲巨響從您房間里傳出來,這不是怕您出事兒嗎,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哪里敢壞了少爺的雅興,您好生歇息,我們這就走,這就走。”牡丹樓的老板趕緊圓場。

“滾吧,出了事兒少爺我自己擔著,弄壞了你家的東西,我也會照價賠償。就算是你這牡丹樓打包加起來能值幾個錢,還怕我給不起不成?”錢書笑的聲音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催促驅趕的意思昭然若揭。

沒有人再敢回話,

只聽見門口立即就傳來一陣匆忙離開的腳步聲。

再看屋內,又是另一番場景。

葉缺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神色平靜內斂,錢書笑大刺刺的坐在倒塌的木床上,臉色蒼白。

“先生,大恩不言謝,請受錢書笑一拜。”錢書笑喘了兩口氣,掙扎著站起身,顫顫巍巍的朝葉缺恭敬的拜了一拜,身子足足彎了九十度才起來。這番景象如果讓錢書笑的老爹看到,一定會驚掉下巴,給兒子做牛做馬當了快二十年的爹,都沒受過這么大的禮。

“不用謝,舉手之勞。”葉缺隨意的擺了擺手。

“對您可能是舉手之勞,對我可就是命了,我就算再不要臉,還是分得清好壞的。”錢書笑一臉的激動,“您說吧,您需要什么?只要是我錢書笑有的,絕無二話,雙手奉上。”

似乎是才想起來,錢書笑一拍腦門兒,“看您眼生的很,可能您還不認識我,我是洛陽錢家的獨孫,我家有錢,非常有錢,非常非常有錢,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只要是錢能買到的東西,對于我都不是問題。”

“您不知道,我家,咳,咳,咳咳。”話都沒說完,錢書笑就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并且是越咳越厲害,到最后似乎都快要將五臟六腑都咳出來一樣。

“陽氣被吸了大半,精血都差點離體,話還這么多,你這個人也是夠可以的,錢書笑是吧,坐過來,我給你看看。”葉缺拍了拍身邊的凳子。

“大半陽氣!精血離體!咳咳,那我還有命活嗎?”錢書笑驚恐的問道。

從上到下掃視了一遍錢書笑的身子,葉缺咂了一下嘴,“難怪這妖狐會看上你,拼了命都要吸了你的精血,你這身子從小到大,到底吃了多少補品啊!血氣旺盛的不似常人,都快趕上一顆移動人參了。”

“人參?”

“人參我家有的是,平時我都當咸菜吃的。”錢書笑臭顯擺似的的說道。

“這就是因果報應吧,不過性命肯定是無憂,最多是大病一場。”等錢書笑坐到凳子上,葉缺為他簡單把了一下脈說道。

“別啊,生病多難受,得多少天不能出門啊!再說,后天我還有大事要辦呢,絕對不能生病的。先生,您行行好,再幫幫我行嗎,我知道您肯定有辦法的。”錢書笑可憐兮兮的說道,一個好端端的風流公子哥兒,弄的好像受氣的小媳婦一樣,不知道的還以為被葉缺欺負了呢。

“先生!”錢書笑說著又要起身拜求,他已經看出來了,葉缺是吃軟不吃硬,也不稀罕他的錢,在他的理解里,一般像這種高人都是看重禮儀情義的。

“坐下。”葉缺無奈的說道,“轉過身。”

“先生?”錢書笑一臉的疑惑。

“閉嘴!”

葉缺伸手拍了一下錢書笑的腦袋,心里想道,“這人吧,太能說,太貧,也怪招人煩的。”

一指點在錢書笑后心,天元順勢進入其體內,猶如滾燙的熱浪,幾乎頃刻間便將其體內的陽氣補足,同時讓其精血平穩。也就一盞茶的功夫,舒服的錢書笑差點呻吟出聲。

就在這時,牡丹樓下,三個穿著貴氣的公子哥兒氣勢洶洶的跨進了門,“錢書笑,你個王八蛋,只顧自己爽,竟然忘了兄弟們,這次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