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高人出手(一)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18
天字第一號房間的門,無聲自開。

葉缺背著手,緩步走了進來,剛才那句不懂規矩就是他說的。

“你是誰?這里不歡迎你,如果不想死的話,趕緊滾開。”小妖狐的尾巴在葉缺進來的瞬間就收了回去,但是并沒有放過錢書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這么配合的鼎爐,又是自己第一個吸食的對象,無論如何都不能失手。

“你的長輩沒有告訴過你嗎,陽氣可以吸,人的精血是底線嗎?吸人精血是要償命的。”葉缺走到距離小妖狐大概五米的位置,站定,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他不急,只要他進來了,這妖狐就不要想著拿走精血了,他現在好奇的是誰給了她這么大的膽子,而且是在這神都洛陽,難道就沒有正道宗門管嗎?

妖怪可都來到皇城根腳下了。

葉缺不著急,有人著急,錢書笑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雖然不能發聲,但是不住勁兒的呲牙咧嘴,看嘴型意思是讓葉缺快救他,有條件隨便提,多少酬金都可以,他有的是錢。

錢書笑急的都快哭出來了,可葉缺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只是盯著身前的小妖狐。

“當年整個狐山都被你們屠光了,哪里來的長輩?少在這里貓哭耗子假慈悲,老娘不吃這一套。”小妖狐一改柔媚的姿態,兇狠的說道。

“老娘?你才多大?剛剛化形的小狐貍還真是放肆。”葉缺差點被逗笑,不過他大概也猜到了這個小狐貍的經歷,多半是族人被正道屠殺殲滅,她是那唯一的漏網之魚,躲藏起來日日修煉,一旦化形,立即來到人間復仇,只是太過倒霉,第一次出手就碰上了葉缺。

“反正比你大,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竟然都敢口出狂言,你難道不害怕嗎?我可是妖怪,會吃了你的。”

小妖狐冷冰冰的回了葉缺一句話,話都未說完,忽然毫無征兆的一把推開錢書笑,猛然發力竄向葉缺。

“偷襲嗎?”葉缺嘴角一撇,“動作未免太慢了一些吧。”

葉缺伸出食指跟中指,并作指劍狀,面對小妖狐的兇猛一爪,抬指一彈。葉缺腳下未動,小妖狐已經被彈到了兩米之外,沒有進行任何停歇,小妖狐一蹬床頭,又是一爪,速度跟力量更勝方才,同時,雙眼紫光一閃,妖狐的天賦魅惑悄然發動。

“雕蟲小技!”

葉缺連體內天元都沒有調動,單憑自身的精神力抗性就破了這淺陋無比的魅惑,他現在的境界已經是一只腳邁進了先天之境,像這種剛出山的小妖狐,最多就是二品武夫的境界,怎么可能魅惑得了葉缺。

不過,這只小妖狐可是真夠拼命的,魅惑無功而返后,依然不放棄,拳腳爪牙,無所不用,最后卻是連葉缺的衣角都未碰到,全部被指劍抵擋在身外。

“不識好歹!”葉缺冷哼一聲,指劍在空中迅速舞出一個玄之又玄的劍花,然后指了一下屋內桌子上的酒壺,又指了一下小妖狐。

一瞬間,剛剛還異常兇狠的小妖狐驚恐的瞪大了雙眼。

猶如魔術一般。

桌子上的酒壺忽然炸裂開來,壺中的美酒凝于空中,下一刻酒水仿佛被賦予了生命,一轉眼便幻化成一柄寸尺長的水劍,幽光一閃,刺向小妖狐。

說時遲那時快,當水劍距離小妖狐只剩下不到一寸的距離時,一道亮橙色的靈力盾牌憑空出現,擋在了水劍前,同時,小妖狐的腰間露出來一個古銅色的羅盤。

“轟!”

一聲巨響,猶如子彈撞擊鋼板一樣,炸裂的余波頃刻間便將整間屋子的裝飾品全都震碎,錢書笑身下的木床也應聲倒塌。

“防御法寶!”葉缺小聲嘀咕了一句,皺了皺眉頭。

剛才他并未下死手,他還想問這個小妖狐一些問題,可萬萬沒想到,這只剛剛化形的小妖狐身上竟然有一件威力不小的防御法寶。并且在最后時刻,保帥棄卒,祭獻了自己那條白狐尾,將自身速度提升到極限,生生從葉缺眼皮子底下逃跑了,只留下一堆法寶碎片和一灘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