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妖狐(二)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17
就在錢書笑攬著那個林小姐走上二樓的時候,同樣身在二樓的葉缺忽然睜開了眼。

“有妖氣?”

現在葉缺的天元還很弱,能釋放籠罩的范圍很小,最多也不超過十米,可天元畢竟是天元,不是真元那種便宜貨,一絲絲的天元就能轉化成十倍的念力,不使用法決傷害不大,但短距離的探聽窺視還是不成問題的。

心思一動,一股無形的念力便悄無聲息的探出房門,很快就鎖定了錢書笑身邊的嫵媚女子。

“一只剛剛化形的小狐貍?”葉缺瞥了一下嘴,瞬間就提不起興趣了,對于他來說,這種妖族中最最墊底的小嘍啰,又沒什么攻擊力,還真不想浪費力氣去收服。而且按照常理,這種小妖也不敢真的傷害人,最多吸食一些男子的陽氣就會自覺的離開。

沒有真正害人性命的妖,在葉缺看來都不必斬殺殆盡。

天道無常,物極必反。

修行要有底線,能力越大,越不可胡作非為。

天字第一號房與葉缺僅有一墻之隔。

錢書笑與那小妖狐一進屋,立即就開始寬衣解帶,如果仔細觀察錢書笑的雙眼能夠看出來,多了一絲紫氣,分明就是被妖狐魅惑了。連房門都沒有關,兩個人三步兩步就滾到了床上。

跟著上樓的店小二,呲了下牙瞥了下嘴,識趣的自動把房門帶上,只不過出了門,一口濃痰就吐在了地上,小聲嘟囔了一句,“禽獸!”

想了想還不解氣,又加了一句,“婊子!”

就連隔壁的葉缺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這些小妖怪,可真是猴兒急,都進了你的屋,上了你的床,難不成還能跑了,一點都不解風情嘛。”

就這兩句話的功夫,錢書笑那里就上演了盤腸大戰,香艷無比,只不過過程是相當短暫。僅僅片刻,錢書笑的雙眼就失去了焦點,整個人的雙手雙腳都慢慢飄到了空中。

躺在他身下的小妖狐,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一條雪白的尾巴刷的一下就纏住了錢書笑的身體,隨后,一股純白色的陽氣便緩慢的從錢書笑的七竅中流出,眨眼間便被小妖狐收走。

“錢公子,奴家可是問過你了,有些事情,做了是要負責任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春宵,奴家給你了,這可是情債,是要還的。”小妖狐柔媚的說道,手指在錢書笑的身上一點一點的滑動。

“千金奴家就不要了,情債肉償吧。”

話終,小妖狐的手指閃電般的在錢書笑身上連點十數個穴位,最后食指猛地點中眉心,只見錢書笑的臉色直接就變得猶如鮮血一般,整個人也瞬間清醒了,只是全身不得動彈,雙眼猛地瞪大,驚恐萬分的喊道,“你,你是,你是妖怪!”

“救,救命,救命啊。”雖然錢書笑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可聲音卻似乎全部被堵在了嗓子里,根本就發不出來。

眨眼間,眉心處便開始匯聚出一抹滾燙的血滴,那是人賴以生存的精血。

“孽畜,吸人陽氣還不夠嗎?竟然還要吸人精血!”

“不懂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