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妖狐(一)
香檸脆雞蛋堡堡
2020-05-17
星移斗轉,日升日落。

葉缺一動不動的在牡丹樓樓頂修煉了十二個時辰。

跟天地融合在一起,感悟天地,感悟自身,感悟法則,沒有人打擾他。

金色的晚霞照耀洛陽,照耀到葉缺的面龐,當夕陽落入山間那一刻,葉缺睜開了雙眼,在這一瞬間整個空間一凝,然后猛的碎裂開來。飛速旋轉的靈力、皇氣和星辰之力也隨著消散于無形之中。葉缺的身影慢慢變得清晰,只是肌膚比之前要更加有光澤,眼眸更加精亮,連身體的線條似乎都充滿了一種渾然天成的爆發力。

山還是之前的山,水還是之前的水,天地還是之前的天地。

可在葉缺的眼中,一切都變了模樣。

“這天書不愧是與天地同生的至寶,第一次修煉竟然就令我進入了先天之境,直接越過了武夫的門檻,比青丘劍門的功法起碼快了百倍,當年自己第一次修煉青丘劍訣時,足足耗費了百日才踏入先天。以這種速度,最多三個月,自己就能沖刺通靈之境。”葉缺心滿意足的想到,踏入通靈之境,就算是真正開始修仙之路了,一切比自己想象的要順利太多。

站起身,閉上眼,凝神內視。

“這是什么?”

“我沒有看錯吧!”

“天元!”

當看到自己體內心門雪山位置那一縷細小的金線時,就算葉缺的心境已經足夠穩固,也不禁驚呼出聲。其實怪不得葉缺會如此吃驚,這天元可是只有在仙界才能凝聚出來的,只有走過了通天之路,被仙界仙氣洗刷過身軀之后,才有可能出現。

在人間,如果把吸收靈力轉換出的真元比作電力,那么這天元就好比是核能。

電力跟核能的差距,可想而知。

雖然只有一小縷,但聚少成多,總會成就天河。

握緊雙拳,猛地發力,周身驟然響起一陣噼里啪啦的脆響,“擁有力量的感覺,真好!”

如果把現在的葉缺再放到昨日的將軍府門前,面對葉云海的威脅跟挑釁,結果絕對不會一樣,那種人高馬大的戰士,即便是上過戰場,飲過血,在先天之境的葉缺面前,也是如砍瓜切菜一般,不堪一擊。雖然嚴格來說,他現在才剛剛邁入先天,可是不要忘了,葉缺可不是那種一夜之間修為暴漲的菜鳥,他可是戮妖修羅,戰斗經驗爆表的狂人。

或許是由于葉缺在洛陽城內感悟天地,所以日落之后,又是一個月圓之夜,滿天的繁星閃爍,不見一絲云彩。

葉缺沒有再去一樓大堂,而是讓小二送了一份飯來房間,他現在一方面要穩固境界,認真的推敲天書的口訣,另一方面也是在整理自己腦海中龐大的戰斗技巧。各類劍訣、喚靈術、陣法等等,有些適合現階段的自己,有些不適合,這是一個去粗取精融會貫通的過程。

世界是怎樣一個世界,葉缺比任何人都清楚。

弱肉強食,強者為尊。

誰的拳頭硬誰就能活著。

因為三界的資源是有限的,不管是人還是妖,都想要占有最好的,所以人才會宣揚斬妖除魔,弘揚正義。可妖都被斬殺或者鎮壓了,那妖界就斷了根源,就要承受滅族的危險,狗急了都會跳墻,何況是妖。

“入侵人間,拯救族人,奪回屬于妖的家園。”這就成了妖界的口號,振臂一呼,萬妖響應。如果記憶沒有出錯,最早一批的妖應該就是在葉缺當年離開洛陽進入青丘劍門時降臨人間的,仔細算算,也就是這幾日了。

簡單的吃了幾口飯,葉缺盤坐在床上,繼續修煉,昨夜的異象沒有再次出現,想來應該是第一次領悟天書的獎勵。也算是情理之中,如果次次都這么霸道,這天書恐怕就不容于三界了。

天色漸黑,牡丹樓大堂的食客越來越多,一樓十九桌皆已滿客。最里面的位置上,能坐下八人的桌子這時卻只坐了一男一女兩個人,而且點了滿滿一桌子的菜,山珍海味應有盡有。

男子身穿絲綢長衫,腰挎玉佩香囊,手里握著一把青竹梗梅花面的折扇,女子身段妖嬈,唇紅齒白,瓜子臉,堅挺的瓊鼻,柳葉彎眉似皺非皺,細長的丹鳳眼似嗔非嗔,端的一個美人兒胚子。兩個人可以說是俊男美女的組合,只是仔細觀察就可以看出來,這女子有些媚的入骨,竟然在短短兩杯酒的時間里,搔首弄姿的撩撥了男子七次。

也就一刻鐘的時間,一桌子菜沒怎么動,兩壺西鳳竟是全都進了男子的嘴中。

“林小姐,春宵一刻值千金,咱們莫要虛度光陰啊。”男子湊近女子的耳朵吹了一口氣小聲的說道。

“錢公子,你可想好了,有些事情,做了可要負責任的。”女子伸出她的青蔥手指輕輕點了一下男子的額頭。

“絕不負卿。”

這姓錢的男子瞇著眼睛信誓旦旦的說道,然后猛的起身,攬住女子的柳腰就往二樓上走,“小二,天字第一號房間,前面帶路,酒菜的錢記我賬上。”

短短一節木梯,最多不過十來步,這一男一女竟然足足走了一盞茶的功夫,男子的手不斷在女子身上游走,女子的眉眼也是一刻都沒離開過男子,靠在人家肩上含情脈脈,看的樓下食客是春心大動,錢書笑一邊走竟然還一邊搖頭晃腦的吟詩,“借問吹簫向紫煙,曾經學舞度芳年。得成比目何辭死,愿作鴛鴦不羨仙。”

“一顆好端端的小白菜又被錢書笑這頭色豬給拱了。”

“分明就是個流氓嘛。”

“誰讓人家財萬貫呢,要不怎么敢說是洛陽四少呢。”

“剛才那姑娘眼生的很啊。”

“聽說是今日剛到洛陽的,外地探親。”

“哎,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喝酒喝的是什么,還不是胡侃八卦嘛,錢書笑的行為正中下懷,立時間就成了一眾食客的議論對象。

這錢書笑出身洛陽錢家,家族世代經商,船運、藥材、茶葉、絲綢、兵器等等,只要掙錢的生意基本上他家都做,傳說錢家的金銀多不勝數,

可堆積成山,跟富可敵國有差距,敵一城還是可以做到的。錢書笑是這代錢家的獨子,可想而知,含著金鑰匙出生的貴公子,在洛陽這地界兒上,還不是為所欲為,只要不招惹權貴,幾乎可以橫著走了。